最落魄的日子你是怎样熬过来的

  文/名字里都有个狐

  王军是一个很爱笑的男孩子。任何时候你见到他,都能看到他的笑脸。即使他的目光没有停留在你的身上,即使他在看书或者专注的做一件事情,你偷偷观察,也会发现他嘴角微微翘起,像是含着笑。

  这缘于父亲对他的教导。王军的父亲是一个生意人,平时在村里走街串巷,贩卖一些农产品,有时候是黄豆、有时候是大蒜,有一阵子还贩卖过牛。父亲常常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见人就笑,才会给别人留下好印象,好运气才会伴随着你。”因为父亲爱笑的特性,使得他的生意向来不错,家里的条件在村里也一直排在前列。

  然而这世上的好运,从来不会只眷顾一家人。有一年,父亲听说在外地黄麻很紧俏,便鼓动村里人种黄麻。为了不让他们担心,父亲甚至提早付了三成订金,黄麻收割的时候,直接付了款项的百分之七十。然而那一年,本来黄麻价钱还挺高,等父亲一收购,突然价格大跌。父亲收购的黄麻卖不出去,只好屯在家里,直到下雨天它们逐渐烂掉。

  村里人看着王家亏欠,也不好意思再追讨剩下的百分之三十,这件事便不了了之。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付他们的钱,有很大一部分,是父亲托关系找农村合作银行借的。这直接导致王家欠外债几十万。

  父亲再无翻身之力。好在王军的姐姐王芸早已嫁出去,不需要再给她筹备嫁妆钱。好在王军马上就大学毕业,不必再付学费。

  王军知道家里的状况,找工作很热心。但凡到他们学校招聘的单位,无论专业对不对口,他都投了简历去。大海捞鱼,网撒的勤,总会收获那么一两条。最终,和一家医疗用品销售公司签订了合同。底薪一千二,试用期三个月,试用期过后仍没有签下单子,自己卷铺盖走人。

  虽然底薪不高,但公司好歹解决食宿问题。刚毕业的学生,毕业即失业的海了去了,有单位接收就不错了。混一段时间,等有了工作经验,一切就容易的多。

  上班时间几乎被排的满满的,打电话、陌拜主治医生、和医院领导洽谈,王军很忙,然而动辄数十万的医疗器材却不是那么好销售,尽管那么努力,却总也产生不了业绩。王军压力很大,最后一个月他甚至已经到了晚上做梦都梦见陌拜被拒之门外的场景。

  电影《当幸福来敲门》里,威尔史密斯凭借着锲而不舍的努力,最终成功成交,改变了命运。然而电影只是电影,现实生活中的很多事情,并不是你努力了就一定有收获的。三个月王军没有成交一单。

  公司还算比较人性化,尽管没有产生业绩,还是多支付了王军一百块钱。这让王军的难过缓解了一点。

  揣着三个月积攒下来的将近三千块钱,王军踏入了找房子的旅程。然而在帝都,租房子一般都是押一付三,区区三千块,付了房租可怎么生活呀!住了几天三十五块一天的地下招待所,王军觉得住地下室也不错,于是干脆找了间地下室住下来。租好了房子,连接好宽带,添置了些生活用品,王军手里的钱只剩下一千五左右。王军知道,无论如何,一个月之内一定要找好工作,不然,生活可就难以为继了。

  这段时间,王军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姐姐五岁的孩子因为调皮把腿摔断了,住在儿童医院呢!王军母亲把粮食卖卖,拿了一千块钱过去。母亲话里行间的意思是,如果王军工作还稳定,就存点钱,接济下家里,毕竟,作为唯一的儿子,有养家的义务,现在家里这么困难,不靠他靠谁。

  在农村,父母辈的观点是,孩子一旦工作,就是回报爹妈的时候了。以前,王军的父母不这样想,可今非昔比,父母老了,生意失败,精神上也几乎垮了。王军心想,如果下个月还找不到工作,再跟家里打电话,就不能只报喜不报忧了。不然,不明真相的父母,还以为他在北京过的有多好呢!

  王军接到一家广告公司的offer.接到offer的时候,他非常惊讶,几乎已经不记得曾经给广告公司投过简历了。有工作总比没工作好,才毕业的学生本来就是一张白纸,用人单位朝上面涂抹什么,纸上就会显示什么。既如此,去试试也好。

  没想到面试那么容易就通过了,王军成了一个广告公司的文案助理,月薪两千五,不包吃住。到公司上班之后,同事言谈之间才知道,自己误打误撞,居然进了一家很有名的广告公司。在才入职的那段时间,王军每天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幸福感冲击着,甚至有些找不到北。

  而这段时间,王军也交了两个好朋友。一个是住在隔壁的王莉,另一个是王莉的老乡李文君。事情是这样的,王军虽然只是“学徒工”,但既然在广告公司上班,师傅没有下班,作为下手的王军自然也不能下班。于是经常加班到深夜。一天夜里,大概十一点多,王军刚回到地下室,正准备洗漱,却听见隔壁住的小情侣在打架。隔壁小情侣不是第一次打架,却第一次打的这么激烈。本着事不关己的态度,王军摇摇头,拿着盆准备去水池洗漱,却听见“砰”的一声响,像是什么东西撞了墙,紧接着,听见女的惨叫一声。直觉判断,女的受了伤。王军放下盆,快步走到隔壁,敲门,问:“发生了什么事情?”男的闷声应道:“不关你事。”女的却歇斯底里叫起了救命。

  王军小的时候,父母也经常打架,母亲自然是打不赢的,于是吃亏的总是她。有一次,父亲喝醉了酒,拿起酒瓶把儿,朝墙上一磕,把酒水流淌的半截酒瓶直接插在了母亲的腰上。母亲的鲜血顺着衬衣喷涌而出,迅速染红了脚下的地面。父亲看着越流越多的血,酒突然就醒了,抱着母亲跑去了村卫生所。

  父母走后,王军和年幼的姐姐相互抱着瑟瑟发抖,他们以为母亲要死了,从此他们就成了没人要没人管的孩子了。等过几年,父亲再娶了后妈,他们就会像刘春一样,过着天天被后妈毒打,却总是没饭吃的日子了。不知所措的姐姐跟王军说:“如果他真的给我们找个后妈,咱俩就一起喝老鼠药死了吧!”王军闭着眼睛点点头。姐弟俩甚至商量着,如果父亲真找个后妈回来,他们就悄悄的放把火,把房子烧掉,然后一起逃到村口的小河边喝老鼠药。

  当时的那种恐惧入骨附髓,自此,王军恨透了打女人的男人。等他和姐姐再大一点,懂得给母亲帮忙了,再大一点,晓得用“你敢打我妈,你老了把你抬河里喂鳖”来威胁父亲了。母亲挨打的次数越来越少,到了高中的时候,父亲已经基本上不打母亲了。

  隔壁女人喊救命的声音太过于惨烈,王军叫了几次门都没开,不得已开始踹门了。地下室的门质量很不好,踹了几下就开了,女人脸上糊满了鲜血,只剩下一双眼睛仇恨的盯着男人,王军从女人的身上仿佛看到了母亲曾经的样子,血气上涌,冲上去照着眼窝就给了男人一拳。

  王军和男人个子差不多高,许是男人之前打女人浪费了力气,竟然打不过王军。王军骑在男人身上把他一顿胖揍,直到他躺地上哼哼。女人吓呆了,愣愣的看着王军。而王军这时候好像才明白自己究竟做了什么事情。他看着女人脸上的血,说了声:“等着!”就出门打水,顺便把自己房间刚刚烧好的一壶开水提了过来。王军帮着女人洗干净脸,小声问她有什么打算。女人说:“我是不能再住这里了,不然会被他打死。”说完,女人满血复活,手脚麻利的收拾东西。不过一个行李箱,收拾好,便拖着走。王军本打算回自己的房间继续睡,女人回头说:“这里你也住不成了,小心他报复,不如跟我一起走。”

  王军想了想,收拾好东西,拿着仅剩的一千多块钱,和女人一起打车从东城区来到西城区。两人找了个标间住了下来。女人把身上的血迹洗洗,王军看她精神还好,就没提去医院的事儿。

  躺床上之后,王军突然有些后悔,置办了些家伙什儿,花了大几百,房租多交了一个月,这下子全都泡汤了。

  后悔这种事,一旦开始,只会越演越烈。王军在标间的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越想越后悔。转眼间天就亮了,女人说:“你要是放心我,东西放这儿,我去找房子,帮你搬好,算是感谢你昨天晚上仗义出手。”王军看了女人一眼,不太放心,平时这女人,永远是烟熏妆高跟鞋小皮裙出现,只怕不是什么好女人!谁知这一眼看过去,卸了妆的女人,看起来相当清秀稚嫩,目测不会超过二十岁。

  女人说:“昨天晚上睡在一个房间,我还受了伤,没什么力气反抗,你都没碰我,这说明你是个好人。你去上班吧,下班给我电话。我告诉你搬哪儿了。”见王军还在迟疑,女人迅速从脖子上摘下一个玉佛,说:“你要不放心,我把这押给你,这是我家祖传的,玉色好着呢!还有啊,你不要觉得你帮了我我就会赖着你,你放心,我租俩房子!”王军想了想说:“我也没啥值钱的东西,就几件衣服。唯一一台笔记本,还算值点钱,可惜要带到公司用呢!”

  王军习惯性的说话带着笑,看着很和气,女人也笑了:“我叫王莉,你不是要上班嘛!赶紧把手机号给我。哦,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王军。”

  “五百年前,咱俩还是一家呢!行,赶紧上班吧您嘞!”女人一口东北味儿的京腔,开始轰王军走。

  下午三点左右,王军接到了王莉的短信,房子已经租好,王莉居然没有租地下室,而是一个隔断房。问了价格,比地下室贵了整整一倍,王军很肉疼。但算算距离,比原来住的地方离公司还要近,想着每天加班,打车报销周期长,便决定住下来得了。

  下班刻意早点回去,王莉正在房子里等他。同等待的还有王莉的发小李文君。李文君是个腼腆的男孩子,瘦瘦小小,不像东北人,看起来同样很年轻。王莉见到王军第一句话是:“这都几点了才下班?赶紧先吃饭。”坚持要请王军吃火锅。

  王军看看房子,很满意,目测比他之前住的地下室宽敞半个平方。而且房间还有个小窗户,虽是隔断房,条件却好很多。王莉依然住在王军右边的房间,两人一纸板墙之隔。唯一不满意的是,王莉悄悄告诉王军,另外几间房,其中有一间住的好像是个站街女。白天睡,夜里出去的那种,据说有时候,还会带人回来过夜。

  王莉是怎么知道的?不要怀疑女人的八卦能力。

  吃饭时的气氛很诡异。很明显能看出李文君喜欢王莉,而王莉却总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只招呼王军多吃点。

  王莉曾经是一间酒吧的驻唱,自从跟吹萨克斯的前男友闹翻之后,连工作也不要了,只在地下室吃了睡睡了吃。偶尔李文君会来找她,三个人一起吃火锅。

  王军的工资还没发,钱就用完了。王莉感觉到他的捉襟见肘,塞给他一千块。王军默默的接住,说:“等我发工资就还你!”却不料,刚等到发工资的时候,再次失业了。领导的意思是,王军根本不是做文案的那块料。其实这个结局王军早已料到,从来不看闲书的人,居然被拉来做文案,每天伏案写,确实有些为难。

  这次失业,连着两个月都没找到工作。才发的工资,很快就用完了,王莉给的一千块钱始终没还上。王莉见钱不够,买了大白菜回家做醋溜白菜,蒸一锅米饭,这样比较省钱。两个人的感情也随着在一个锅里吃饭越来越好。可即使是这样,钱仍然不够花,王莉找了另外一间酒吧驻唱赚点生活费。

  王军也在积极的找工作。他经过自我分析,认为最适合自己的工作是销售,于是投的简历都跟销售有关。终于有一家公司通知他面试,去了才知道,原来是卖保险的,只好作罢。他听说房地产行业很赚钱,海投了很多简历,进了一家二手房小门店,做业务员,底薪一千五。他每天随着师兄师姐们在外面派单、撩客、拦截私家车,就这样过了一个多月,皮肤晒黑了,腿跑短了,却仍然没有成交。

  这一段时间,李文君去了一趟外地,听说他爸爸卷入了传销,他需要去把他救出来。李文君一去将近一个月,回来的时候面黄肌瘦,更加沉默寡言了。

  王莉透露,李文君的父亲被深深洗脑,李文君不仅没有救出他来,反而把身上的钱全部都搭了进去。王莉不知道的是,李文君始终无法逃脱传销组织的控制,好不容易找了组织内的一个大哥帮忙,却被他强要了身体。李文君是直男,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突然无法确定自己对王莉的感情究竟是怎么样的。于是只好逐渐疏远王莉,却又忍不住跟他们一起吃饭,不知怎的,他莫名其妙对王军产生了恨意。

  王军连续三个月都没有开单。第四个月的时候,他一直联络的客户打算购买一栋写字楼,而他们公司刚好有房源渠道。他非常开心,这单子若成交,起码有十几万的收入。正当他信心满满跟客户继续联络的时候,却得知客户已经购买。就是他推荐的房源,不过是在另一家门店成交而已。

  被抢了客户,王军不仅没赚到钱,反而被老板一顿责骂。过了很久王军才打听到,自己的师兄把单子卖给了另外一家门店,好跟对方分钱。王军气不过,跟师兄打了一架,这天刚好老板不在。没想到的是,平时对自己挺不错的几个师兄师姐,打着拉架的名义帮偏手。王军被揍的很惨,还因为打群架被关到了警察局。

  门店不愿意保释他,直接发通告把他开除。他在警察局里待了三天才出来。得知是王莉花了钱保释他。他咧着有些肿的嘴问王莉哪里来的钱,王莉没吱声。李文君恨恨的说:“为了你,她跟她家人张了口。”

  王莉是因为跟家里闹翻才独自一人跑北京漂泊,王莉曾经发誓,这辈子不混出点样子,坚决不回东北老家。在北京这一年,一个姑娘家,被偷过被抢过,在酒吧被人占过便宜,就连在浴室洗澡,都被人偷窥过。找了一个同样爱音乐的男人,却不料是个虐待狂。如果一个男人,如果有把子力气,遇到这些事情,尚且能冲上去打一架,她一个女人,只能咬着牙默默坚持着。尽管如此,她却始终没有跟家人低头,这次却因为王军的事情跟家人张口要钱,这让王军非常难过。

  王莉依然没心没肺的笑着:“我多要了五千块钱,咱们能支撑一阵子了。”王军咧着嘴跟王莉一起傻笑。

  吃饭的时候,王军的母亲又打电话来,说快过年了,银行催债,利滚利,这下子欠的钱更多了。家里穷的连办年货的钱都没有了。王军默默的听着,没有说话,吃完饭,李文君走了,王莉悄悄的给了王军一千块钱,让他给家里寄过去。

  祸不单行,王莉的前男友找到了王莉,在酒吧里把她踹了一顿。好在酒吧有保安,受伤不是特别严重。王军赶过去,把王莉带回家,像上次她帮他换药一样,笨手笨脚的帮她包扎。王莉突然就缠上了王军,开始亲吻抚摸。王军一开始还有些抗拒,却不料王莉越缠越紧,半推半就间,两个人睡在了一起。

  之后,王莉突然哭了,她哭着说:“我知道你看不起我,有时候我也看不起我自己。”

  王军怀着复杂的心情安抚着王莉,看着她越哭越伤心,仿佛要将这一年在北京所有的落魄和委屈全部哭出来,他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儿。王军忍不住抱紧王莉:“如果你不嫌弃我穷,做我的女朋友吧!”

  第二天,李文君打了王军一拳,恨恨的说了句:“我就知道是这样!”转身就走。

  过了几天,王莉的父母来到北京,找王军谈话。原来,王莉的家境很好,因为年轻、叛逆,才会出逃,他们希望她能回去,继续读书,希望王军能劝劝王莉。对此王军没有话说。

  王军知道,这一切都是李文君告的密。然而,只有回去读书,才是对王莉最好的结局。王军答应了王莉的父母。

  王莉走之前把手里仅剩的两千多块钱给了王军。王莉说:“你喜欢的不是我这个类型,一开始你就说过。我本来以为,一起扶着走一段路也是好的,不过现在看来,这样的结局也还不错。”

  王莉走后,王军继续投简历找工作,这次他有了方向,只找二手房中介门店。李文君搬到了王军的隔壁,为了省钱,王军学会了做饭。偶尔,他会和李文君一起,炒俩菜,默默的喝点啤酒。他俩在一起的时候,从来不提王莉。

  王军偶尔还是会想起王莉,没有心疼,只是觉得闷闷的。而当他想王莉的时候,他嘴角招牌笑容突然就没有了,他的脸一下子就垮了下去。他不知道,这样落魄的日子还要过多久,他知道的是,多困难,迟早都会走过去的,只要不失去希望。

  1. 你生命中的低谷是什么?你是怎样挺过来的?
  2. 如果你能熬过冬天
  3. 成长是一个时辰一个时辰熬出来的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dywk.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