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特工:特工学院》观后感

  热血男青年 最炫英伦风

  就像英式摇滚和美式金属乐的明显区别一样,英伦制造的《王牌特工》和美国大片《复仇者联盟》《美国队长》有着明显的区别。

  美国人喜欢硬碰硬,超级英雄都隶属于“破坏王”,英国人崇尚有脑英雄,智慧加幽默必不可少;美国人推崇爱国和自由精神,英国人固守绅士品格、社交礼仪;美国人希望英雄不死,所向披靡,英国人不惜以牺牲强者来激励另一个强者;美国人的造型重威武,单恋肌肉男,英国人以儒雅有方为美,贵族血统乃全民景仰。

  于是,英国导演拍摄的商业大片《王牌特工》有着强烈的风格化,并达到了完美的地步,让美国大片统领下的大部分观众耳目一新,从始至终处于新奇和极度亢奋中。导演也有意全力创新、大胆炫技,并通过片中角色的口不断叫板,比如“按照经典大片的情节,你会有好结局,但我这里不是经典大片”,“那些经典都太严肃了,就不能多一点超脱现实的戏剧性和想象力吗”……

  从影片的第一个镜头,《王牌特工》就显得与众不同。开场,一台单卡四喇叭录音机正放着《金钱无用》,这时士兵发现武装直升机飞来。按照美国大片的情节,一通疯狂扫射后,录音机会和士兵一起碎片横飞,但影片中的直升机却精准击倒士兵,让录音机完好无损、音乐照旧。

  然后是一位身手不凡的特工一大段漂亮的打戏,正当你对他的身手了得赞不绝口时,反派女一闪电般出场,将其一招毙命。这颇有点古龙风格,如果想要表现一个强者,那么就先把强者1号描写得神乎其神,再让强者2号不费吹灰之力灭之。看来,有辉煌历史的大国文化都善于四两拨千斤,不像美国大片里的英雄,要靠着大段大段的野蛮pk才能证明自己的实力。

  《王牌特工》为了追求这类惊艳效果,不copy传统桥段,在人物的归宿上不惜做出重大牺牲,像科林·费斯饰演的老特工,帅酷到没天理,人物的塑造也浓墨重彩,但影片刚过一半,导演就残忍而果断地让其横尸街头,这种资源的重大浪费看得观众都心疼。那个反派女一也同样,这么独特的形象按说至少能活到《王牌特工2》的,但这次也难逃一死。

  丰富的想象力,不甘寻常的决心,充满《王牌特工》的全片,尤以最后的集体爆头的礼花典礼为最高潮,似乎是第一次有人在电影里这样来表现大屠杀。在影片中,始终有一丝暴力美学的影子,但导演马修·沃恩分寸拿捏得恰如其分,让暴力美学游走在血浆和戏谑的边缘,不致引起观众的不良反应。

  当然,在中国公映的版本中被减掉的4分钟除外。然而如果你在网上看了这4分钟,也会惊叹于导演超水平的调度能力,在狭小的教堂里连杀几十人,但长镜头一气呵成地表现了那些混乱和快速出手,从拍摄技巧的角度来说,这是明显的炫耀啊!

  本人惟一对《王牌特工》不满的地方,是男主角塔伦·埃格顿的外貌和气质,也许东西方审美趣味有所不同吧。另外,每每看到这种国外“动作神剧”,就会联想起中国影视行业的某些作茧自缚,而这种风气不但在业内蔓延甚广,在观众、受众群体中也颇深入人心。我们总是在该较真的地方放弃原则,却在不该较真的地方斤斤计较,把想象力拒之门外。

  冷静女青年 幽默出好戏

  《王牌特工》,我们听到最多的观众反馈是“太好看了”,“太令人惊叹了”,“难以想象的好看”。它何以好看?两次观影后,再忆起主演科林·费斯对影片的分析,便觉得他的话即是正解:“我们现在的谍战片越来越严肃了,《王牌特工》在向上世纪70年代的007影片致敬,导演马修·沃恩亮出了他的幽默感。”

  的确,《王牌特工》的精彩之处主要源于幽默感,从人物身份设置到间谍武器,乃至血腥的杀戮场面,处处都透着一股子玩世不恭的滑稽和讽刺。

  现在像007和《碟中谍》这样的谍战片,故事越来越严肃,间谍的面孔越来越严肃,他们对付的敌人也越来越真实。有时你傻傻分不清看的是谍战片还是国际新闻,分不清是拍商业电影,还是做个“宣传片”警告某些国某些小团伙。

  《王牌特工》趁机占了“严肃”的便宜。要说这电影也算深刻,它谈到了地球人口爆炸的问题,又设计了一个企图以科技屠杀人类的狂热分子;它谈到了蔓延全世界的“智能手机病”,一张免费sim卡就能操控你的神智,让你发疯变成杀人机器。

  但这主题的表现方式又太“不严肃”:看海滩上的泳装男女扭打在一起,看一帮邪教教徒流着哈喇子畅想那个人口骤减的“纯净”世界,看塞缪尔·杰克逊演的反派嬉皮笑脸地操控卫星毁灭地球,再看那被王牌特工引爆头中芯片、支持屠杀人类的权贵和精英,他们的一个个头颅化作一簇簇色彩缤纷的礼花,腾空而起,特工复仇的场面变成了观赏节日焰火。那喜剧色彩之下饱含的嘲讽,则是直指人心。

  作为谍战片的影迷,我一度痴迷于间谍的那些神奇武器,比如早年间007的皮带,《碟中谍》里汤姆·克鲁斯的眼镜(现在我们终于知道那就是谷歌眼镜的雏形啊),而《王牌特工》算是把间谍武器的神秘感做到了极致。

  比如科林·费斯手中的雨伞,打开后却变成刀枪不入的盾牌、瞄准器和枪,这三合一的武器堪称全片亮点;再比如片中的眼镜,它比谷歌眼镜更先进,可以看见虚拟的人像,你坐在空空如也的办公桌前,也能有声有色地召开“视频会议”;再比如老牌间谍用来给敌人下毒的钢笔,在片中变成操纵毒药效力发作的“遥控器”……

  除了旧物出新,《王牌特工》还涉及科技领域的新发明,并表达了对其发展前景的隐忧,比如片中反派女杀手腿上装的假肢便是拥有无限广阔前景的“外骨骼”。当然,《王牌特工》给我们的最大警醒便是,天天玩儿智能手机的人啊,享受着廉价网络流量的人啊,你们已经被sim卡供应商操控了,你们的智商情商“堪忧”啊。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dywk.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