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夜的烦恼

  是否?该写点什么东西来记住我心中落叶纷飞的样子?

  这一夜,心情不需要任何理由,莫名般迷失在迷惘的空中。它不在渴望遨游于天空,鸟瞰这个世界;也不再奢望与虫儿鸟儿浅唱在山林沟壑之间。只是在这静谧的夜里,传来一阵阵伤感的寂静,沉默着,是今晚的路灯。

  可橘黄的灯光下,又是谁将感伤染成秋一般的颜色,让我心中的落叶纷纷下坠,铺满整颗残缺的心。在这只有微微光亮的凄夜,我的心情不再盼望会有人来清扫这一堆又一堆的落叶了。只是想静静地,细细地去聆听那段有海浪与海岸合奏出来的音韵,希望那是一段能够排忧解难的天籁。

  起初,那段天籁般的曲调真的有些许解除心事的功能。渐渐地却变成了如猛兽捕杀猎物般狂燥暴戾,对于我的心来说,那无疑是一阵怒火中烧的指责。那恐怖的撞击声,一次又一次地攻破了我的防线,以达到占据我的心的目的。我开始蜷缩在那凄凉的路灯下。

  心灵深处,对这恐怖的指责是十分明了的。在这一夜,在这拥有闲情逸致的海岸上,它们本想要为这舒畅的夜晚合奏一首优雅的赞歌。可却被我那格格不入的感伤破坏了气氛,于是它们很恼火,才会有这恐怖的拍岸声。此刻,我宁愿相信它们的指责是正确的。

  微风轻抚过我的心,使它微微颤抖了一下,身子蜷缩的更紧了。但风并不会怜悯我那可怜的心,反而越吹越猛,将我的心吹得光秃秃的了。落叶已经落完,接下来该被吹落什么,才会符合风的心意?

  灯光在黑夜的侵蚀下,显得格外的微弱,我讨厌那秋一般的颜色。明明是春末夏初的季节,却被那橘黄渲染成一条感伤的长龙。尽管很脆弱,却无法掩饰那长龙在黑夜中猖狂的模样。

  心,因恐惧而加快了跳动的节奏,刺激着我的大脑。它对我的身体下了一道命令:“逃吧,脆弱的灵魂!懦弱的主呵,你的心不应该存在于这闲适的夜中。瞧啊,你的心是多么的脆,仿佛一碰就会碎。你难道还想用蜷缩的方式来稳住它的支离?不,你不能,那只会令你更莫名般堕落。亲爱的主呵,赶紧站起来吧,拼尽你全身的力气,跑吧,快!”

  大脑一声令下,身子迅速站起来,像离弦的弓箭般向着前方盲目地奔跑着。那感伤的灯光不停的在我身上跳跃着;那恐怖的合奏声也不停的萦绕在耳边不曾离去;那冷酷的风吹完了心的枝叶,仍然想摧残我的身体,不停的与我纠缠在这一夜。我想问,跑到何处才得以逃避这一切?

  是否,该静一静才能稳住我那前仆后继的烦躁?

  这一夜,我奔跑在无月的夜色下,此时的汗水是多么的不可一世。它带走了我全身的精力,还不听我的使唤,一个劲的冒。从而制止了我的思考,只好软在海边的草地上,喘着气息,凝望着那无月的夜空。

  忘却了心中的烦躁,不去想什么,换来了难得的倾听机会,只因全身的功能仅存下耳朵还可以用。风还在吹,却令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舒坦;原来浪与岸合奏出来的音韵,是那么的美妙,仿佛正有一位天使就在耳旁清唱般的天籁,舒服;音符在无月的夜里,显得格外明亮,我能看见它们正在我的身上乱串,却排着整整齐齐的队伍跃进我的耳膜,使得心情暂且平静了下来。

  倾听着这一夜,是风配合着浪与岸的合奏,才使得整个夜色是多么的舒适。也使得我在这舒适中陶醉不已,最后沉睡在那舒畅中。风仍是想往常一样吹着,不知怎么的,感觉它变得温柔了些许。我心中的落叶,被风扫走了,留下了光秃秃的枝干。

  夜,悄悄的从我身旁跨过。第一缕阳光慢慢的亲吻着我的脸颊,轻唤着我朦胧的睡眼,驱赶着我的睡意。我缓慢的站起来,迎头去远眺那温暖的火球。渐渐地,嘴角不知缘由的露出了难得的微笑,因为那温暖的阳光唤醒了心中残枝的“春”的希望。叶子开始冒出新芽,就是我奢求的希望!

  我坚信,它会重新长成一颗颗高大且茂密的希望。

  广东省珠海市第三中学高一:谭乃涛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dywk.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