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歌

    夜,总会静静地在脑海中沉淀,就像湍急的水流奔入开阔的湖泊,锐气瞬间被瓦解。会失眠,会朦胧,会脆弱,会不自觉泪落;会忘却,会铭记,会幻想,会失落,会不知所措。
我望着宿舍其他被窝里发出的亮光兀自发呆。它们,终会灭的,等他们累了,就消失了。而我,可否被允许疲倦之时消失一会儿呢?睁开眼,是光,是刺眼的现实;闭上眼,是梦,是美好的曾经。是呵,也只有闭上眼才能看得见。可是,我无法活在回忆之中。
在夜里,不自觉地长叹一口气抑或笑出声,从不会被发现,似乎全世界仅剩我一人,在睡与醒及梦与现实间徘徊,我很享受这种完全独立的孤独。心里开始哼歌,一首一首哼着,细细品每一句歌词,仿佛都可以引出一段故事,有曾发生过的,有幻想中的,有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有关于别人的,却都是经过情感淬炼的。
夜仿佛永远不会结束,直到把自己所有会的歌都哼一遍。但若你坠入梦乡,也只是眼睛一睁一闭的间隙而已。我们的一生便是如此,度日如年,时光飞逝,想怎么过,全凭你自己。
呵,有人还说梦话了呢,没睡着的室友都听见了,并不约而同地放声大笑猜测他正经历着怎样的梦境,可他依然沉浸其中。也许明天一早我们都会将此当作笑谈,而他甚至会以为这纯粹是子虚乌有的东西。他遨游了一个梦境却没有留下回忆,明明是自己经历的事物却要靠他人来叙述给自己听,是多么残忍的一件事!就像有些感情,典型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大家都能捉摸到这一丝珍贵的情谊,而当事人却蒙在鼓里,不知珍惜,最终还是会落得个有缘无份的下场。
人生也许就是碎梦拼接而成的幻梦,是美是恶,只有经历过才会知晓。正如苏轼所吟唱道:人间如梦,一尊还酹江月。与月同饮,投射入湖中其实也不过是一潭泡影,又何必当真。就把回忆当作昨日的一场宿醉,的确曾让你沉醉,却不是如今,把醉意酿在心中,会在未来开出梦幻的花,供有朝一日苍老的自己反复欣赏。
这是梦的收藏,有幸收藏了过去完整的自己,令晚年在年轻时的回忆中度过。这也是为何某些老人年逾耄耋仍红光满面。因为他们用一辈子活了两遍,因为他们舍不得自己的回忆,对这个世界还心存眷念。依靠看似飘渺实则坚韧的信念支撑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屏着一口气。这种感觉,就像用手捏紧了刚充满气的气球,指尖一放松,也许就化为乌有。
我想收藏属于自己的梦,留给未来的自己哑然失笑,黯然神伤,欣然回望,笑谈曾经不知愁滋味的轻狂,感伤曾经为赋新愁强说词的迷惘,回眸曾经他人轻描淡写自己刻骨铭记的感动。似曾相识的感觉,很凄凉,更美。
美到白驹过隙,美到行走匆匆,美到人生如梦。令人不自觉地融入黑夜,伴着空灵的嗓音,哼着:
如果梦醒时还在一起
请容许我们相依为命
绚烂也许一时,平淡过完一世
是我选择你这样的天使
 
最怕梦醒时已分两地
谁也挽不回这场分离
爱恨可以不分,责任可以不问
天亮了你已辨不出我的纯真
最喜欢“绚烂也许一时,平淡过完一世”,每每唱到此处,总感到隐隐作痛。因为我们每个人都不甘于平淡,寻求着飞蛾扑火般的轰轰烈烈。然而这其中唱出的无奈是那样浓烈,有多少人,年少时同我们一样怀揣着心怀天下的宏图大志,打拼过,碰壁过,爬起过,跌倒过,下定决心重新开始过,一遍遍重复了上述的过程过。但随之而来的一个个“过”却一个都没有结果,最终只得对着镜中那个被岁月打磨了棱角的自己嗟叹道:我努力过,真的努力过了呀!而与此同时,世人却连他是否存在过都不曾了解过。
这世间的路,只有我们走过才会明白有多险恶;这生活的苦,只有我们亲身尝过才会感同身受。而且很有可能,只有我们自己知道自己在生命的哪一阶段曾绚烂过,而在别人眼中只有平淡。我们一生的过活,是为我们自己,不必留于别人评说。好好收藏自己的梦吧,只有自己的时光和回忆是属于自己的。
这儿的属于,并非暂时,是永远……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dywk.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