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读者第一期文章内容


濮存昕:老舍《宗月大师》

  在我小的时候,我因家贫而身体很弱。我九岁才入学。因家贫体弱,母亲有时候想叫我去上学,又怕我受人家的欺侮,更因交不上学费,所以一直到九岁我还不识一个字。说不定,我会一辈子也得不到读书的机会。因为母亲虽然知道读书的重要,可是每月间三四吊钱的学费,实在让她为难。母亲很爱我,但是假若我能去做学徒,或提篮沿街卖樱桃而每天赚几百钱,她或者就不会坚决反对。贫困比爱心更有力量。

  有一天刘大叔偶然地来了。我说“偶然地”,因为他不常来看我们。他是个极富的人,尽管他心中并无贫富之别,可是他的财富使他终日不得闲,几乎没有工夫来看穷朋友。一进门,他看见了我。“孩子几岁了?上学没有?”他问我的母亲。他的声音那么洪亮,他的衣服是那么华丽,他的眼是那么亮,他的脸和手是那么白嫩肥胖,使我感到我大概是犯了什么罪。我们的小屋,破桌凳,土炕,几乎禁不住他的声音的震动。等我母亲回答完,刘大叔马上决定:“明天早晨我来,带他上学,学钱、书籍,大姐你都不必管!”我的心跳的多高,谁知道上学是怎么一回事!

  第二天,我像一条不体面的小狗似的,随着这位阔人去入学。学校是一家改良私塾,就离我的家有半里多地的一座道士庙里。庙不甚大,而充满了各种气味……学生都面朝西坐着,一共三十来人。西墙上有一块黑板——这是“改良”私塾。老师姓李,一位极死板而极有爱心的中年人。刘大叔和李老师“嚷”了一顿,然后教我拜圣人及老师。老师给了我一本《地球韵言》和一本《三字经》。我于是,就变成了学生。——《朗读者》


蒋励:鲍勃·迪伦《答案在风中飘扬》

  一只白鸽

  要飞过多少片海

  才能在沙丘安眠

  炮弹要多少次掠过天空

  才能被永远禁止

  答案啊 它在这风中飘扬

  一个人要仰望多少次

  才能看见天空

  一个人要有多少只耳朵

  才能听见人们的悲泣

  要牺牲多少条生命

  才能知道太多的人

  已经死去

  答案啊,我的朋友

  它在这风中飘扬

  一个人要仰望多少次

  才能看见天空

  一个人要有多少只耳朵

  才能听见人们的悲泣

  要牺牲多少条生命

  才能知道太多的人已经死去

  答案啊 我的朋友

  它在这风中飘扬


柳传志:《写给儿子的信》

  我荣幸地有机会给柳林当父亲有四十几年的历史了,近十余年来,他虽然也常有欢笑的时候,但是他的快乐是短暂的,是在皮肤层面的。但是,当他和康乐交了朋友以后,他的快乐从皮肤进入到了经脉。脊髓,进入到了五脏六腑。康乐的笑容融化在了柳林的心田里面。柳林开始脑门发亮,眼角中总带着愉快和欢悦。康乐的表现得到了我们家人一致地认同。

  首先我们全家对康健民先生、陈秋霞女士能培养出康乐这样善良、贤淑、聪明、能干,形象内涵俱佳的女儿感到由衷地钦佩,更重要的是能把女儿无私地输送到我们老柳家当儿媳妇,并且掌管钥匙,表示万分感谢。对这样无比珍贵的礼物,我们实在是无以回报,只能把儿子送到您那儿当女婿,以表达感激之情。

  在他结婚的重要时刻,我要对他讲的一句深刻的话,就是我父亲送给我的一句话,我转送给柳林。“只要你是一个正直的人,不管你做什么行业,你都是我的好孩子”。父亲的话让我无比温暖,在我的一生中经历坎坷、天上地下、水中火中,但我父亲的这句话,让我直面环境,坦荡应对。

  在我懂事成人的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何曾想过今天世界会是这样,而对你们,你和康乐,将面临着一个更大不确定性的未来,真正理解有理想而不理想化也会让你们以强大的心脏去面对未来,我想你们会有收益的。 做父母的有什么比儿女生活幸福还幸福的事呢?尤其是此刻,我从沙场退下来,希望要充分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希望柳林康乐永远相亲相爱。这是柳家的传统。

  二十多年前有一个电视剧,电视剧的开头,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奶奶带着她的孙子看她创造的产业帝国。我也正殷切地盼望着这一天!


殷洁、周小林:《朱生豪情书

  你也许不会相信,我常常想象你是多么美好,多么可爱,但实际见了你面的时候,你比我想象的要美好的多,可爱的多。 我遇见你,就像找到了真的自己。如果没有你,即使我爱一百个人,或有一百个人爱我,我的灵魂也终将永远彷徨着,你是我独一无二的,我将永远永远多么多么地喜欢你。 你不能说我这是说谎,因为如果不然的话,我满可以仅仅想忆你自足,而不必那样渴望着想要看见你。

  不要愁老之将至,你老了也一定很可爱,而且,假如你老了十岁,我当然也老了十岁,世界也老了十岁,上帝也老了十岁,其实一切都是一样的。 我一天一天发现你的平凡,同时却一天一天愈更深情地爱你。 你如果照镜子,你不会知道自己有多么的好,你如果走进我心里,你就会知道你是怎样怎样的好。

  我只愿凭这一点灵感的相通,时时带给彼此以慰藉,像流星的光辉,照耀我疲惫的梦寐,永远存一个安慰,纵然在别离的时候。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张梓琳:刘瑜《愿你慢慢长大》

  亲爱的小布谷,今年六一儿童节,正好是你满百天的日子。当我写下“百天”这个字眼的时候,着实被它吓了一跳,一个人竟然可以这样小,小到以天计。在过去一百天里,你像个小魔术师一样,每天变出一堆糖果给爸爸妈妈吃。如果没有你,这一百天,就会像它之前的一百天,以及它之后的一百天一样,陷入混沌的时间之流,绵绵不绝而不知所终。

  我希望你是个有求知欲的人,大到“宇宙之外是什么”,小到“我每天拉的屎冲下马桶后去了哪里”,都可以引起你的好奇心;我希望你是个有同情心的人,对他人的痛苦,哪怕是动物的痛苦,抱有最大程度的想象力,因而对任何形式的伤害抱有最大程度的戒备心;我希望你是个有责任感的人,意识到我们所拥有的自由、和平、公正就像我们拥有的房子车子一样,它们既非从天而降,也非一劳永逸,需要我们每个人去努力追求与奋力呵护;我希望你有勇气,能够在强权、暴力、诱惑、舆论甚至小圈子的温暖面前坚持说出“那个皇帝其实并没(www.dywk.com)有穿什么新衣”;我希望你敏感,能够捕捉到美与不美之间势不两立的差异,能够在博物馆和音乐厅之外、生活层峦叠嶂的细节里发现艺术。 作为一个女孩,我还希望你有梦想,你的青春与人生不仅仅为爱情和婚姻所定义。

  这个清单已经太长了是吗? 对品格的寄望也是一种苛刻是吗?好吧,与其说妈妈希望你成为那样的人,不如说妈妈希望你能和妈妈相互勉励,帮助对方成为那样的人。

  小布谷,愿你慢慢长大。

  愿你有好运气,如果没有,愿你在不幸中学会慈悲。

  愿你被很多人爱,如果没有,愿你在寂寞中学会宽容。

  愿你一生一世每天都可以睡到自然醒。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dywk.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