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守候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坚强的,我错了。
       进入青春期后,叛逆的虫蚀咬着我与他之间的情感,那些过去的美好时光皆如流水一般散去,我也如羽翼渐丰的小鸟儿,执意要冲破他的束缚,去开辟自己的新天地。
       在我眼中,他是那么可恶。
       不再理会他每日守在大门口等我归来,不再理会他每日接不到我电话的落寞。每当母亲提出让我与他说几句话时,我都不耐烦地挂断电话,鲁莽而粗暴。
        我真的很讨厌他。因此,那一日母亲提出会和父亲一起来看我时,我没有回应,只是不情愿地咬一咬下唇。
        那天放学,才穿过了一条街,遥遥便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向我走来。父亲眼中流露出惊喜的神色,然而也只是默默向我走来,执意接过我手中的书袋,并肩走着。我随口询问:“到了很久了么?”
        “没有,才到。”他笑一笑,我也笑一笑,良久无言。
         那一晚,父亲睡在车里。他怕惊扰了我的休息,还特意嘱咐了母亲做事手脚要轻。当然,这是后来母亲告诉我的。
        那一晚,下了很大的雨。雨打在窗棂子上,一颗一颗如珠落玉盘,我辗转不安,难以入眠。睡意迷蒙之中,我仿佛看见父亲蜷缩在车中无眠的情景,或许,他只是想来陪着我,守候着我们一家...   ...
       我的心蓦地软下去,软下去...    ...
       第二日清早,父亲来了,他提出陪我上学。我不情愿地与他撑着伞走着,不知行了多久,他止住了脚步,默默地看了我一会儿,缓缓伸出手来,仿佛是想要拍拍我的肩,就像小时候一样;然而,那手终于停滞在我肩胛上方几寸处,没有在落下来。最终,他收回了那只手,叹息了一声,转身走进了重重雨幕。
      在他转身的一瞬,我惊异地发现,从未长过白发、自诩年轻的父亲,在黑发中赫然钻出几根白发来。
      突然想起母亲昨日说的,父亲老了。
      没错,父亲真的老了。年轻时,他是有名的帅哥,精通书法,天文地理无所不晓,他是我心目中的偶像;他又是宠溺我的好父亲,对我百依百顺却又管教严厉;他曾是我的良师益友。可是,不知不觉间父亲老了。十六岁的我,再也不能坐在他的肩上骑着他跑,也再不会缠着他给我讲那些老掉牙的故事。我叛逆,想挣脱他的怀抱,他已无力抵抗。
       泪水浸漫了脸颊,如同决堤的洪流,肆意阑干在我的肌肤。迷蒙的双眼使面前那层雨幕更加迷蒙,父亲的身影隐约有些憔悴的、摇晃的颤抖。
      他一直都在守候着一个梦想,等待着我终有一日能回头。即便被我的冷漠剪碎了所有的热情,他依然用破碎的心拼接成一片爱的世界,等候着我的再次归来。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dywk.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