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风从心头拂过

  夜里,有风从心头拂过,我的心中不禁涌起一片温馨、一份感动。我开始想我的朋友,我的朋友叫韵。

  那是中考前的紧张岁月,有永远做不完的题、永远背不完的书。我像在鞭子的抽打下不停旋转的“地老鼠”,可我的成绩仍是一般。韵也很累,看上去总是一副恹恹病态,不过,她的眼神却很亮,并且成绩很好。当时,我只知道韵是从外地转来的,随亲戚就读于我们这所中学。

  随着晚自习下课的铃声,我们从教室里奔出来,说着笑着跳着,向那属于我们自己的空间奔去。寝室不华丽,但很温暖。我忘不了我的笑声是怎样在小小的屋里荡来荡去,我忘不了我们把所有的衣服扔成一堆,然后,不厌其烦地换了一件又一件,来扮演各种艺术形象。

  突然,我的眼光被韵箱子里的一件绿格罩外衣吸引住了。一瞬间,我的心跳加快了:我的衣服为什么到了她的箱子里?

  我问韵:“这件衣服是你的?”

  韵默默地点了点头。

  夜,墨一样浓黑的夜,空气似乎凝固了。这衣服原本是我的,那颜色、那式样、那纽扣,都是我最熟悉不过的。世界真小,两个月前,妈妈往灾区捐的衣服现在居然又回到了我们的寝室!当时,衣服捐出去后,我还跟妈妈吵一架,不仅因为心疼这件八成新的衣服,还因为那衣兜里还有我的300元钱啊!

  有风从窗口吹进来,凉凉的,我浸在潮湿的感觉里。

  我又问韵:“这衣服是你爸给你买了,还是你妈给你做的?”

  “我爸?我妈?”韵先是一怔,继而小声地哭了起来。她说,她家乡发了大水,爸妈被洪水冲走了。村长在发救济品时,特地把这件罩衣给了她。后来,她发现兜里还有300元钱。她捧着这件衣服哭了好久,她没想到天下竟有这等好人,又是捐衣又是捐款。

  许久,韵抬起泪眼,望着我说:“我只有发愤学习,才对得起那些关心我的好人。”

  我听呆了,想不到这件衣服后面还有这样一个催人泪下的故事。

  我猛地抱住了韵,紧紧地。

  有风从心头拂过,我的心头一阵颤抖。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dywk.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