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谁没有过幽暗的时光?

  文/苏心

  1

  在一个小群里,有人发上来一段视频:几个十来岁的小孩子,在捉弄一个残疾人。那个人没有双腿,面前放了一只搪瓷盆乞讨,几个小孩把他的搪瓷盆抢走,他爬着追了半天没有追上,坐在地上哭了。

  我也哭了。我曾经也是那样的坏小孩。

  小时候,我有一个邻居,他们家有一个和我同龄的小女孩,先天聋哑,名叫二妮。她特别喜欢找我玩,虽然她唯一的发音只是“啊”,但是我真的能听懂她想说的话。

  到了上学的年龄,我们都高高兴兴背着书包去上学,只有二妮留在家里(那时,聋哑学校还特别少)。每次,我上学或者放学遇上她时,她总是一脸的艳羡,我都会故意昂首阔步,满心得意。

  暑假的一天,我和二妮在门前的树下玩跳房子游戏。我违了规,却不肯换局让她玩,她急得面红耳赤和我“讲”道理,可再怎么讲也只有一个“啊”字。我边玩边扮鬼脸,还学她“啊啊啊”的样子。

  妈妈从外面回来,看到这一幕,气得咬牙切齿地骂我:“你学都白上了?!欺负二妮算你有本事吗?”

  我知道自己过分,赶紧拉着手和二妮道歉。她笑了,表示原谅我。晚上吃过饭,妈妈和我说:“你们天天坐在教室里读书,二妮只能在家看弟弟,她也特别想上学,经常领着弟弟去学校门口玩,眼巴眼望看着你们,她多可怜啊,你以后不许欺负她!”

  后来,我一直上学工作,结婚生子,很少和二妮见面了。偶尔听妈妈说过她的一点消息,老大不小时,才找了一个条件很差的人家嫁出去,就是没日没夜地干活,糊口度日,过得很清贫。记得电影《七月与安生》里有一句话:女孩子这辈子,哪一条路都不好走。可再难,对于我们这些正常人来说,或许只是难一阵子,而二妮她们,更多的是一生都在艰难里挣扎。

  2

  我是街角那家水果店的常客,有好几次,在门口总会遇到一个中年女人,一只手拿着搪瓷缸子小声地和路人乞讨,另外一只袖子空空荡荡。我偶尔会给她一点零钱,但从没注意过她。

  那年冬天的一个傍晚,我从水果店出来,离地面还有三四个台阶时,直直地摔下来,膝盖磕在水泥地面上,水果撒了一地。

  我坐在地上哭了起来。并不是有多疼,只是那时,正是我生命中遇到的最灰暗的一段时光——母亲下了病危通知书,随时会永远离开我;工作处处不顺心,夫妻关系也糟糕。那天,我精神恍惚,觉得自己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

  借着夜色,我把压抑了很久的情绪哭出来。人来人往,并没有一个人为我停下脚步。忽然,传来一个声音:“妹子,别哭了,没有过不去的坎,日子还得过呀,回家吧。”

  我抬起头,是那位乞讨的大姐,她把搪瓷缸子放在地上,用一只手帮我把散落的水果装起,那一只空荡荡的袖子,已经拖到地面上。我感激地看着她,拎起水果,说声谢谢。

  是的,这一生,每个人都会遇到一段异常艰难的时光,生活的窘迫,工作的失意,学业的压力,爱的惶惶不可终日。而这一切,只要鼓起勇气,总会有拨云见日的一天。可对于那些弱势群体,更多的,却只能是同命运握手言和。就像那位大姐说的“日子还得过呀”,话语间透着几分无奈与苍凉。

  3

  上大学时,有一次演讲,题目是《我的母亲》。我的一位同学走上台说:“我的母亲,是一位聋哑人……”我们惊呆了。想不到,她那么有勇气。

  一次,我和她聊天,说起她的妈妈。她说,妈妈虽然先天有不足,但心灵手巧,特別善良,她从小都没有感到自己比别人家的孩子缺少什么。妈妈和全家的关系都很好,经常帮助奶奶干活,帮着婶婶带孩子。她会做各种好吃的,房前屋后的邻居们,都是他们家的食客。

  我同学说她母亲时,一脸灿烂,言语间没有一丝伤感和遗憾。这个貌似残缺但幸福满满的故事,听得我满心欢喜。

  当然,身边也并不缺乏此般温暖的故事。记得看过一条新闻。

  出租车司机老马经过一所盲人学校时,一位盲人小伙子上了车。上车后,两人聊起来,小伙子十二岁那年因病双目失明,这次是回学校看望老师,准备找工作。到了小区,小伙子掏出钱包准备付钱,老马赶紧按住他:“不收您钱,我不伟大,但再怎么说我挣钱也比您容易点儿!”

  老马正要离开,一位穿西装的中年人上了车,到了目的地,这位乘客掏出三十元钱,说:“师傅,不用找了,还有刚才那位的车钱一起给您。我也不伟大,可能我挣钱比您容易点儿,您以后遇到他们的时候,都帮帮忙吧。”

  “我挣钱比你容易”,这句话里面,没有炫富的心态,没有歧视的眼光,也没有同情的成分,有的,只是“我想帮你一把”的愿望,真好。

  每每看到这样的故事,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二妮,不知她现在怎样了?惟愿她,在我看不到的岁月里,一切安好。

  惟愿他们,生命中没有幽暗的时光,只有蓝天白云的模样,春色满园的花香,和人世间的善良。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dywk.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