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雪林:春山顶上探灵湖

  在巴黎时,君璧和我便将露德三天旅程的节目,一一安排妥当了。朝圣的正务之外,我们还该在那雄峻秀丽的庇伦尼斯丛山里,作点探奇揽胜之举,才算不负此行。她说露德之北有名胜曰歌泰(Cauterets),瀑布最为有名。峰顶有一湖,名曰戈贝(Lac Gaube),景尤灵异。三十年前,她与其师汪氏夫妇及其夫仲明先生曾赴该镇小住半月,幽趣至今难忘。明年决定率领三个儿子,再去那里消夏。因我此次东返故国,再来无期,所以愿意今日陪我去玩一趟。君璧待朋友的慷慨是最可称颂的。若在他人,对于一个前已住过,将来还想再去的地方,谁愿意伴我此时去游呢?

  六月二日上午,到公共汽车站搭游览车启行,座位昨已预定,票价并不甚贵。因天气晴美,游客颇多,一共有十四五辆客车,鱼贯行于蜿蜒曲折的山道上,好像是火车的长列。一路万峰插天,峦光照眼,松杉夹道,绿阴如沐。庇伦尼斯丛山之北属法境,其南则属西班牙境,这座横断山脉,作了两国的天然分界。西班牙人常自负此山乃他们的国防要塞,不啻千仞金城,敌人虽有雄师百万,轻易也不能攻入。我以为此山很像我们对日抗战时东有三峡之险,西有剑阁之雄的四川。二十世纪科学时代,新武器虽横厉无前,地理的限制仍未能完全打破,无怪二次大战时,各国难民都想逃入西班牙,寻求安全的保障,也无怪美国现在积极援助佛郎哥,希望将来大战发生时,西班牙能成为欧洲最后防线了。

  车行三小时左右,一路见了无数瀑布,到达歌泰镇,一座饭店,正筑在大瀑布之上。时已近午,游客纷纷下车,入店果腹。客车则停在一个空场里相待。那些车子似在告诉我们:我们的效劳至此为止,以后访问山灵,结识湖仙,只有请尊客们拜劳自己的玉趾吧。

  那戈贝湖远在十余里外的山顶,要翻过好几个山头,任何交通工具都无法上去,山脚下有以马出赁者,来回一次,索价一千五百法郎,我想赁以代步。但当时仅有一马,二人不能并跨,且山路险巇,我和君璧虽都有点骑马经验,但荒疏已久,若有蹉跌,事非儿戏。只有借重自己的四肢,手足并用地,一步一步爬上去。山路虽不甚陡峭,病后体虚的我,感觉吃力异常。一路坐下休息,遇峰头则曲折上升,历幽谷则盘旋下降,足足走了两个钟头,遇见几次阵雨,才达于戈贝湖边。

  那片湖虽不大,也有数华里的周围,因其位于万山深处,高峰顶上,人迹不易到,所以湖的四周,长林丰草,麋鹿出没,又汊港歧出,芦荻丛生,凫雁为家,那苍莽中的妩媚,雄浑中的明秀,疏野中的温柔,倒像一个长生蛮荒的美丽少女,不施脂粉,别有风流;又似幽谷佳人,翠袖单寒,独倚修竹,情调虽太清冷,却更增其翛然出尘之致。但我们所爱于她的,则是她所泛的那种灵幻之光。湖水澄澈,清可见底,本来碧逾翡翠,映着蔚蓝的天色,又变成太平洋最深处的海光。再抹上几笔夕阳,则嫩绿、明蓝、浅黄、深绛,晕开了无数色彩。不过究竟以“蓝”为主色。那可爱的蓝呀,那样明艳,又那样深湛,那样流动,又那样沉静,像其中蕴藏着宇宙最深奥,最神秘的谜,叫你只有坐对忘言,莫想试求解答。

  湖边有一小屋,乃猎人所(www.dywk.com)遗,据说秋冬之际,常有人来此猎雁。记得徐霞客游记,他曾攀登雁荡绝顶,见一大湖,南来野凫,来此停泊,千百为群。可见山巅之湖泽,乃空中旅客最欢喜的停留站。不过像戈贝湖这么小,即有雁来歇翅,想为数也不太多吧。

  山中气候,本易于变化。我们上山时,本已数次遇雨,当我们踞坐湖边,欣赏湖景之际,忽见遥峰起云数缕,俄即布满天空,大雨倾盆而降,只有奔赴那猎人的小屋,托庇于其檐下。檐溜淙淙,势若奔泉,衣服多少受些沾湿。只愁雨势不止,今晚难归,谁知山上气候之善变,有似哭笑无常的小儿,半小时后,又复云开日出,乃遵原路下山。下山自比上山快,不过一小时,便回到歌泰镇了。

  我们在原来的饭店前休息,吃了带来的点心。雨后瀑布,气势忽增三倍的雄壮。但见那翻银滚雪的浪头,一阵紧似一阵,汹汹然奔腾而来,冲激岩石,喷沫四溅,声如殷雷动地。天台雁荡,我未曾到过,君璧说瀑布的壮观,亦未能过此。大自然的喜怒哀乐,随时地而异。高山是她的雍穆矜严,大海是她的旷邈深远,和风丽日,是她的欢欣,云暗天低,是她的愁闷,疾风卷地,迅雷破屋,则是她的愤怒。飞瀑奔涛,是她的什么呢?我以为应该说是她才思奔放,沛然莫御,所谓“词源倒泻三峡水,笔阵横扫千人军”,杜少陵这两句好诗,想必是瀑布给他的启示。君璧摄影数张,答应洗出后,寄我于台湾。

  客车司机来唤,大家又复登车,下午四时半回到露德。我们虽甚疲劳,精神却极愉快,在公寓晚餐后,又赴圣母大堂,去看今晚的提灯盛会。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dywk.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