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雪林:千石谱

  自北九水向北走,汽车路都改为大石板路,宽绰平坦,便于行走。而且是向下倾斜的,轿夫们的步伐也就加快起来。我们在轿里,被摇簸得难受,愿意下来步行,不意轿夫扛了空轿更自健步如飞,赶得气喘汗流,依然赶不上。叫他们走慢一点,则他们自来练好这样步伐,改慢反而吃力,又怕耽误路程,只好仍旧一个个回到轿里,让他簸汤圆般簸着。

  沿路十几里的风景,可谓萃劳山的精华。危峰面面,有似苍玉万笏,又如云屏千叠,秀丽雄奇,壮人心目。我现在才发现劳山的特点在石,可谓“以石胜”。

  一望满山满谷,怪石■岏,罗列万千,殊形诡貌,莫可比拟。勉强作譬,则那些石头的情状:有如枯株者,有如香菌者,有如磨石者,有如栲栳者,有如盆碗者,有如覆釜者,有如井阑者,有三五拈刺如解箨之笋者,有含苞吐蕊如妙莲欲放者,有卓立若宝塔者,有亭亭如高阁者,有翼然如危亭者,有奋翼欲飞如金翅鸟者,有负重轻趋若渡河之香象者,有作势相向如将斗之牛者,有首尾相衔,如牧归之羊群者,有斑斓如虎者,有笨重如熊者,有和南如入定之老僧者,有衣巾飘然如白衣大士者,有甲胄威严如战将者,有端笏垂绅如待漏之朝官者。你有观音的千眼不能一一谛观,你有观音的千手,也不能一一指点。这些石头并不说你心里想像它们肖似哪件事物,它们便肖似哪件事物,是主观的;自有宇宙以来它们便这么存在着,完全是客观的。终南山我尚未曾到过,韩昌黎先生的诗里那拟喻山石的一段,我以为未尝不可移赠劳山。

  更奇者,常见山巅有数丈长之大石两头架于他石之上浑如一座飞桥。或有石巨如数间屋,一半坐另一石上,一半凌空,欲落不落。这些石头怎么会如此呢?莫非是在洪荒未辟前,有什么巨灵之神,故意搬上去的,不然就从别处飞来。呀,我想出个道理来了。这是(www.dywk.com)数十万年以前,地壳欲凝未凝之际,下则火山爆裂,烈焰飞腾,熔岩滚滚,喷薄四散;上则轰雷闪电,罡风暴雨,日夕冲击,柔软如乳皮的地壳,受此力量的压迫,忽高忽低,推移动荡,如大海波涛之倏起倏落。经过无量劫数以后,喧腾者渐变为静寂了,动荡者渐变为停止了,柔软者渐变为刚硬了,才成功今日我们所处大地的景象。我们现在所见的满山千态万状的大石,当是当日火山喷出的熔岩,而这些飞来的怪石呢?则或是熔岩凝结以后,再从别处火山激射过来的,所以它们与所止之处的石头,不能合而为一。

  我平生对于中国山水画,像倪云林一派的萧疏澹远之趣,并非不知领略。然于宋元人的大幅立轴,或岩壑盘旋,峰峦竞秀,或洪涛汹涌,山岛峥嵘,或老树千章,干如铁石者,尤为欣赏,好像胸中一段郁勃磅礴之气,非借此则发泄不尽似的。于自然界的风景,我之爱赏奇峰怪石,也胜于春草落花,平沙远渚。这次劳山形势,恰恰对了我的心路,所以一路在车中叫好不绝,康和雪明都笑我为狂。

  (《绿天》,1928年上海北新书局初版,选自1956年台湾光启出版社增订本)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dywk.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