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一个梦,已走得太远……

像一个梦,已走得太远……   成长是这一年永恒的话题。永恒的一年,是一年;一年的永恒,是永恒。从梦想的羽衣里奋力挣脱,挣脱的不仅是稚嫩,也是一段段的人生,一段段自己走来又被自己推翻的路。

  二十岁上下的年纪是仗剑落花,翠袖宝马的年纪;也是游鱼无尾,俊鸟失翼的年纪,是现实的苦与残余的悲交织成网的年纪。网住悸动,牢牢网住。即使没有方向,也注定踏上这条路。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我只想轻轻哼唱“终于走到这一天……”悄悄尝尝自己的泪。

  回想起八月末在西湖泛舟的一日。想象湖水的清凉甜美,想象我把纯洁和梦想沉入湖底的某处。当它们还请空间成长的时候,我们用时间将它们扼杀。我想象我是我自己的刽子手。有一天它们学会游泳,也许可以从雷峰塔底振翼飞向天空或者天堂。

  看看,走走,望望。投向豪情的目光是怜悯和假装了解的目光,足以窒息青春的目光。于是,我们消融在这目光里,我们从孩子变成成人。渴望江湖吗?不游泳,我们读书,日复一日,在这一年。

  这是一座分水岭。这是重要的一年。不仅为学业、事业,更为——人生。这是人生重要的一年,是完成成人礼的一年。这是梦的最终幻想last one。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dywk.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