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莹:从梦中归来

  谨将此文,献给更多的纯真的妹妹,希望她们在步入现实生活时从现实的角度落脚,抛开憧憬人生时的废稿――梦幻。

  ――题记

  整个世界都在倒塌

  像一个走失的孩子

  站在一个陌生的道口

  心里的花房渐渐充满烟雾

  想快快逃离这个房间

  无处可逃,无处可逃……

  我望着他,他也望着我,我们彼此在用放大镜看着对方的缺点。我找不着自己的感觉,面对纷繁噪杂而又现实的世界,一时无可接受,只感到无边的郁闷、迷茫和绝望。是我看不清世界,还是世界欺骗了我,痴痴迷迷、义无返顾地爱上一个爱我的人,结束了单身的孤寂,却又增添了这无边的烦恼而依旧寂寞。幻想、浪漫和热情使我对婚姻有着很高的期望,只相信爱情会带给我一切,现在却发现完了,一切全完了,我竟成了一个不被理解,不被欣赏,有了种种困惑和心理障碍的可怜鬼。

  结婚一年之后,我感到生活沉如铅铂,我跌进了一大堆了无生气、毫无诗意且充满俗气的拖泥带水的日常琐事之中。原以为进了一个充满阳光、温馨的世界,而很快发现那不过是一座太实际,太狭窄的不断运转的重复着忙碌与琐碎的山谷,什么浪漫、潇洒统统都不复存在。

  生活是比以前丰富多了,然而我怎么却感到自己已近枯萎,变得这样苍白,怎么就这样苍白了呢?感觉自己说话时的声音是苍白的,感到所有学过的知识都是苍白的,于是心也苍白起来,感觉自己什么也没有了。是因为梦没有了,才什么都没有了吗?我不愿这样苍白,这样苍白得无力。对一些女子来说活着就是为了某种境界,没有了那种境界、那种梦境,对她来说,会感到活着就没有意味,如果她热爱生活,不愿灵魂死掉,那她就必须历经痛苦的脱变,那是一个多么残酷的过程呵!

  他变了个人似的,藏起了温柔只要实现他男子汉所有的野心。他变得骤然粗犷,而显得我过于细腻,细腻得不能让他接受了,我也真受不了,怎么会这样呢?当我说我要写诗时,他说:"你的诗有谁愿意看呢,把你那一套收起来吧,梦想家!"他把我说得一无是处,无异于"将脏水和孩子一起泼掉"。我总在心里问:"你怎么总和我过不去呢,你那架机器的齿轮怎么总和我这架机器的齿轮咬不在一起呢?"

  女儿时的梦,女儿时的笑,女儿时的歌与诗,都是那样的透明,那样的完美,那样的温馨,那样浪漫,都有一层掩饰不住的甜蜜。在过去了的20多年里,我一直沉浸在自己编织的由无数个梦组成的五彩斑斓的梦的世界里,现在我听到现实与理想发生碰撞的声音,随着现实生活的到来,那个少女时代就开始编织的梦网,渐渐被碰碎;渐渐逝去,渐渐成空,然而,自己的内心深处是多么不情愿它的丢失。我有一种若隐若现,忽浓忽淡的愁思。我脑中用梦幻已搭成的思想形状和思维形式开始瓦解着。

  生活似乎不允许我思量,不给我"回过神儿"来的时间,一年后我们的孩子又降临了,我最糟的日子也跟着来了,我的心并不因有了孩子而感到充实,只进一步感到一切都完了。是我太追求完美,而完美是一种无法得到的梦想吗?是以前的梦太多又太理想太不实际了,才有今日的这凄凄楚楚吗?我将如何走过我心中漫漫沼泽而得到真正的生活呢?是真正的生活已经到来而我不愿去拥抱它吗?我又为什么不愿拥抱生活,是因为它并不是我想象中的充满诗意吗?梦、书生气,加上妈妈多年的娇惯,以及自己憧憬人生时的浪漫与天真,使我对现实生活根本就没有一点承受能力。

  在那最易受伤害,最孤独的时候,我渴望有人来安抚我,然而,他那大男主义以及男人的天性,我怎么现在才看清而且似乎已难改变。他总喜欢和他的哥们在一起天南海北地聊。我的幻觉一个接一个,我结合文学作品里的坏男人而猜疑他,思量他。我不明白一切为什么发生着变化。我的思想给搅乱了,我伤心透了,我解释不了这随之而来的困扰,像只无助的鸟儿,呆在自己的巢中,困惑、愁怅、孤独、郁闷,不知所终,十分沮丧。

  每天去书店走走,抱一摞新书回来一边读一边做笔记,再在日记里记下自己乱七八糟的心绪。以为这样总能理清思绪,找出头绪来,然而书里的答案太多,反没有了答案,此时感到任何理论也无助让我理解自己内心世界的混乱本质。我们小屋的墙上,贴有我用毛笔写成的"大字报",一半想贴给他、一半贴给自己,希望我们能互相理解。他回来看过后却不以为然,不是一笑了之,就是让"撕了它!脑子进水了!"并不认真看上面的内容。

  我感觉我们的小屋四面进风,很长一个时间里,我思考着一些让别人无可回答,让别人不感兴趣却时刻困扰着我的问题。

  我也找过我的几个知心女友聊了心中的苦恼,也只有在她们面前自己才可以不加掩饰的"声嘶力竭"一番。然而,她们都很忙,后来,我便去求助于庙里的神像,那纯是心烦无助时的散心。我不知自己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我甚至对朋友们说:"真想把难弄的孩子和一切烦恼一起送人,"当我对他喊:"这日子过不成了!"时,我那与他"百年相守"的美景也破碎了,这种破碎对我来说,本身又是个噩梦。

  我开始厌倦自己,想变成另一种人,产生了一些非理智的念头。我走进了美发美容厅,开始破坏自己的单纯,意识上想让自己变得成熟,变得自信

  一些女友在劝我时,也说出她们类似的不快。我发现我的那些事于道理上也是说得通的,之所以于"情"上为我所不能接受,正说明了我的不成熟。

  我怎么样才能成熟起来呢?永停在热恋期怕是不可能的事。我开始了梦醒时分寂寞与矛盾中的探索。首先,我得适应新的环境和生活,我得向生活低头,向现实屈服,我的一切事情得自己去做。爱情是盲目的,但婚姻恢复了它的视力,梦不能再做下去了,至少得少做梦,不能把事物想得离现实太远。我将自己扔掉的东西又捡了回来,把摔碎的东西,精心修补,一边修补,一边开始寻找丢失的自己。

  当我丢弃了一切不现实的虚幻时,往日的狂想也逐渐消褪,一个真实的我逐渐形成;如果说以前的梦使我富有,那么现在的现实使我富有,我从梦中走了出来,我终于从梦中走了出来,终于变得和身边的人一样正常、平静、客观、豁达、充实而忙碌;当我拾起多年来一直喜爱的笔时,发现我的创作才真正开始;当我有了一定的经验时,发现自己不但恢复了以往的自信,也有了更多的更大的信心;当我把孩子紧紧抱在怀里时,也紧紧拥抱着我的生活、我的家,拥抱着那给我烦恼,同时也给我欢乐的实实在在又平平凡凡的生活;当我的生命经过了一次蜕变之后,我要说:不要诅咒生活,要感谢它,因为不是别的,正是它让一个过于天真烂漫的女子终于走向成熟的,它让我知道了人生不尽有欢乐和幸福,也有烦恼和艰辛。

  常听人说:进了"围城"的人都想出去,我想那一定是随着日子的越来越实在,人们那些带有浪漫色彩的梦幻逐渐消失无存,每个人都说婚后才发现娶的、嫁的不是意中人,那是因为我们的现实生活总是不尽人意的,于是,在这个天底下,在这种土地上,孕育不了十全十美的男人,也不能造就十全十美的女人,这样,人生便没有十全十美的境界,我和我的先生也不能够逃脱这种定式,然而我不要出"城",因为我已经适应了"城"里的生活。也有人认为婚姻是花,婚前是看花,婚后是养花,并认为养花是件若差使,怎奈我如今既爱花又爱养花了呢。

  雨停了

  似出了趟远路

  终又回到了家门

  将鲜花搬到院内喘息

  将推散的积木重新摆排

  他站在一旁

  脸面像雨后的晴天

  我望着他灿烂的笑时,对他的怨恨烟消云散了,怀念起我们恋爱时那段愉快的时光。以前总觉得自己委曲,易地而处,他也曾和我一样的烦恼,当我感到不平衡时,他一定也有同感。经过了一段实际生活的适应,我逐渐理清了生活的头绪。我这部机器的齿轮和他那架机器的齿轮终于能咬合在一起了,成为一套能正常运转的组合机器,发出和谐的嗡嗡声。"婚姻的魅力之一,就是它使富有欺骗性的生活对夫妻双方都成为绝对的需要。"

  我仿佛看到,在一望无际的原野上,两匹年轻的马拖着一辆车,飞速跑了一阵子,停下来,两个马儿为双方的习惯、速度等方面的合作问题进行争吵和调整,车上两只小眼睛紧盯着四只大眼睛,大家相视一笑,驾!又拖起马车上路了。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dywk.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