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莹:七月,去渤海湾看荷

  每次到了有水的地方,我就不由自主地寻找荷的影子。每次看见,总会激动半天,总会感慨一番。渐渐的,每年夏天,我便在心里惦记着荷开,一抬头就想见到她,如恋爱季节渴望见到的青春的影。

  这时,我果然看见了一种盆栽的荷。于是今年,我想到种荷。

  然而,我却从未亲眼见到过别人种莲,初次尝试种荷,我自以为然地想到种莲子。后来才听说,种荷需提前一年栽种莲藕头。

  去年,我采回的那些清香的莲子,一直舍不得吃,眼看着它们渐渐干缩,变枯,一粒粒地从蓬孔里跳出,我再一粒一粒地拾着,积攒到有两大把时,妄想着让它们能长出荷叶与莲花来。然后,等着春天的到来。

  春天时,我买回一个大口的瓷缸,把所有的莲子都扔了进去。接下来,我便一日日地趴到瓮边去看。

  终于,莲子们一个一个地发出了绿色的嫩芽,同时,我也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臭味,每个莲子周围,形成藕粉般的一团团朦胧的模,雾雾的,从水面看上去是一片污浊。我忙搬到自来水池去冲洗,一日里冲洗两三回,直冲洗得那臭味淡下去,几乎闻不到。可是,第二天,竟然又出现那种臭味,真是“娘胎里带的”。每次冲洗,我都用另外的小盆来盛放洗干净的莲子芽,我都会碰坏几片嫩叶。最后,我眼睁睁地看着它们一个个地死去,直到最后一个。是否过于干净了?我无从得知。

  可是,我就不明白,那样美的东西怎么会那样臭呢?难道莲永远只能在污水中生存么?种不出荷来,我很是迷茫,很是无奈,我宁信是自己养莲的技艺臭,也不愿相信那臭味是她自身带着的,我不相信莲天生就离不开那污泥臭水。

  看来,种荷是件(www.dywk.com)易事,亦是件难事。有条件时,怎么种都茂盛,无条件时,任你怎么用心,都难成活。看来,荷花的美,生来就离不开那水池里的淤泥,那是她赖以生存的养分。算了,不再纠结这个问题,那毕竟不是荷花,那只是荷花的生存环境。可我的家里偏偏没有污泥这样东西,于是,我不得不承认,这是我种荷的局限。于是,我放弃了自己种荷。于是,七月里,我仍要离开家,去别处看荷。别处,总是有的。

  炎热的七月,我远远地去了。那可是我国北方最大的荷花园,那是南戴河渤海湾的中华荷园,那里生长着中国品种最丰富的荷花。那里的七月,荷风海韵,那里的七月,是一片荷的世界……

  ……

  (未完。更多内容见:《海天荷韵》一书)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dywk.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