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洪波:鸡血石记

  大自然中顶顶自然者,莫过于石头;大自然中最最奇妙者,也非石头莫属。

  譬如鸡血石。

  你无论如何也弄不清楚那一片又一片洇成云散成霞的“鸡血”是怎样浸入石头中去的?你也不可能理解代代文人墨客又为什么独独推崇这种红艳艳血淋淋的石块?为它吟诗作画,替它高抬身价,一块名为“刘关张”的红黑白三色鸡血石,险险乎成为“石帝”令人仰慕,而指头肚儿大的一块小鸡血石,竟能交换一台大彩电?!

  鸡血的构成其实是氧化汞,可是大自然把氧化汞同石头焊接在一处,中国文化中那耐人品咂的“把玩意识”就出来当家了。于是,含氧化汞的石头变成一种文化象征,人们一谈起它们,就像谈起金银珠宝、谈起古玩字画,多了许多石头之外的蕴含,老气而横秋起来。

  鸡血石的确讲究很多,首先要求红色要艳、要正;其次要求血色要活,血要“渐融”于石头之中;再次是“地儿”要好,温润无杂质纯净而柔和,最好是“藕粉地”、“荞麦地”或“牛角冻”。鸡血配在这样的“地儿”上,灯光下一照,的确摇人心旌,有一种玉色的美。

  关于鸡血石,我的知识仅限于上述一些书本积累,北京琉璃厂倒是常逛,鸡血石比比皆是,价格昂贵,令人不敢问津,而且一无“藕粉”二无“荞麦”,说不清是什么路数,反正标着“鸡血石”的身份,摆出鸡血石的谱儿,气你。

  料不到,不久前走访武夷山,到九曲溪上漂流之前,竟购到了一方极漂亮的鸡血石。

  九曲溪是武夷山精华之所在,能乘竹筏走一遭,让清亮亮的溪水把你疲惫的灵魂洗濯一下,本是桩大美事。但登筏者甚多,需耐心排队,排队之余,我到岸上小店里闲逛,首先见到的是一家标有“青田石雕”字号的小店。

  店主人不到三十岁,极精壮的一个汉子。柜台里摆满各种石料,青田石居多,也有寿山石和几块血色鲜艳的鸡血石。这汉子的鸡血石似牛角冻,血色呈片状,像刚宰过的雄鸡挣扎之后滴成的模样,令人爱不释手。价格低得惊人:七十五元一枚!我为这低价所吸引,向店主索石观看,店主一看有可能成交,便极热诚地向我推销,一来二去,我以四十元一枚的价格买下了这块漂亮的鸡血石。

  乘竹筏游九曲溪时,鸡血石静静地伴着我,清凉温润。武夷山的九曲幽极美极,悬棺又神秘奇怪之极,但一想到这块鸡血,便都惭愧起来,真是一块了不起的好石头!

  回到宾馆,看到工艺品柜台摆着同样的鸡血石,标价二三百元不等,向售货员询问为何如此定价?答曰:这是三等鸡血石。

  三等鸡血石们,贮藏在武夷山中许许多多的工艺品柜台里,它们黑着一张脸、红着一汪血,很寂寞地同游客们对瞧,真正买走的人不多。或许武夷山乃寿山石们的发祥地,浙江昌化的鸡血石属客人,客随主便。它们只能委屈些了。

  我珍藏起这方鸡血石,左看右看看不够,同时为它的廉价出售而困惑不已。当我有一天在阳光下侧着注视它时,我隐约感到那鲜艳的鸡血像一种漆,便拿一柄快刀来试着镌刻。结果刀一切削,石头竟如塑料块般落下卷曲的条屑来,再形象点说,这块鸡血石突变成真正意义上的牛角,用快刀能削下一条条的指甲状的物质!

  于是我恍然大悟,知道上了人家的当。再一了解,才知道这块假鸡血石造得也很不容易:先找一块牛角冻石,磨出四面不同的凹处,然后堆上红颜料,最后一道工序是磨平上膜。我用刀削下指甲状的物质,其实是一种快速凝固的膜。

  我将这块鸡血石送给一位搞篆刻的朋友,先让他猜猜价格,他迟疑了一下,说恐怕值七八百元。我大乐,把底儿倒给了他;他也跟着乐,然后将石头反复端详,看了又看,叹了一口气,说道:“造假造到这般逼真的境地,也不易。”说完很珍惜地道过谢,拿起石头去研究了。

  有了这些上当的(www.dywk.com)经历,感到鸡血石妙不可言,遂吟成小诗一首:

  红色渗入坚硬/又进入永恒/一块鸡血便具有了/豪华的生命/为什么选择鸡血/为你命名?

  莫非兽之血/不如禽之血/那般透明且灵动?

  鸡血石以鲜红/显示自己的价值/治印人端详着/举刀之际也举起/一缕文化的感伤/鸡血石,哦/永远的鸡血石以上权充作本文的结尾,拥有一块鸡血石,的确是一件妙不可言的事。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dywk.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