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夫:雨中过辛亥隧道

  入洞

  出洞

  这头曾是切肤的寒风

  那头又遇彻骨的冷雨

  而中间梗塞着

  一小截尴尬的黑暗

  辛亥那年

  一排子弹穿胸而过的黑暗

  轰轰

  烈烈

  车行五十秒

  埋葬五十秒

  我们未死

  而先埋

  又以光的速度复活

  入洞,出洞

  我们是一群鱼婴被逼出

  时间的子宫

  终站不是龙门

  便是鼎镬

  我们是千堆浪涛中

  一海一湖一瓢一掬中的一小滴

  随波,逐

  一种叫不出名字的流

  浮亦无奈

  沉更无奈

  倘若这是江南的运河该多好

  可以从两岸

  听到淘米洗衣刷马桶的水声

  而我们却仓皇如风

  竟不能

  在此停船暂相问,因为

  因为这是隧道

  通往辛亥那一年的隧道

  玻璃窗外,冷风如割

  如革命党人怀中锋芒犹在的利刃

  那一年

  酒酣之后

  留下一封绝命书之后

  他们扬着脸走进历史

  就再也没有出来

  那一年

  海棠从厚厚的覆雪中

  挣扎出一匹带血的新叶

  车过辛亥隧道

  轰轰

  烈烈

  埋葬五十秒

  也算是一种死法

  烈士们先埋

  而未死

  也算是一种活法

  入洞

  仅仅五十秒

  我们已穿过一小截黑色的永恒

  留在身后的是

  血水渗透最后一页战史的

  滴答

  出洞是六张犁的

  切肤而又彻骨的风雨

  而且左边是市立殡仪馆

  右边是乱(www.dywk.com)葬冈

  再过去

  就是清明节

  1983年6月2日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dywk.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