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戈尔:儿童圣地7

  旅人们惊慌失措。

  女人嘤嘤啜泣,男人厉声呵斥:“别哭!”

  挨了鞭子的狗惨叫一声,停止狂吠。

  长夜漫漫。

  男男女女激烈地辩论,谁应承担责任?

  他们吼叫,咆哮,行将拔刀动武的时候,夜色稀薄了,霞光掠过山峰,布满天空。

  他们骤然平静下来。

  太阳伸手痛惜地抚摸血迹斑斑的死者的安详的额头。

  女人们放声大哭,男人们双手捂脸。有人想溜之大吉,但脚挪不动,罪责的锁链把他与无辜的牺牲品拴在一起。

  他们痛楚地互(www.dywk.com)相问道:“谁为我们指路?”

  “我们打死的人为我们指路。”东方的一位老人说。

  大家默默地垂下头。

  “怀疑使我们抛弃了他,“老人继续说,“暴怒使我们杀害了他,现在爱使我们又接受了他,他的死使他在我们的生活中复活,他是伟大的死亡的战胜者。”

  他们全站了起来,齐声高呼:“胜利属于死亡的战胜者!”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dywk.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