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戈尔:儿童圣地1

  几更天了?没有回答。

  蒙昧的光阴在亘古的迷津里徘徊,望不见陌生的路的终端。

  山底下的瞑暗像倒毙的恶魔的眼珠,叆叇的浓云压迫苍穹的胸脯,洞穴里一团团黑雾犹如剁碎的夜阑的肢体。

  天边刺目的火光,忽明忽灭,那是无名煞星红眼的窥视?

  抑或是原始的饥渴伸抖着的滴血的舌头?

  “蜕变”的泪滴般的狼藉的杂物,仿佛是生灵未完的游戏的残骸;是恣意挥霍的权势的破损的牌楼,湮没的河道上被遗忘的腐朽的桥梁,神祗离弃的天祠里蛇洞迂曲的祭坛,未做成便腐蚀了的隐入虚无的阶梯。

  蓦地,传来石破天惊的巨响,那是禁锢的山洪冲出隘口的轰鸣?还是疯狂旋舞的苦修者高诵的骇人的经咒?大火包围的森林自毁的惨叫?

  可怕的喧嚣下面,流动着轻微的音流,好似火山喷发的熔岩,里面熔合着嫉贤妒能的窃窃私语、卑鄙的飞短流长、愚蠢的尖利的傻笑。

  那里,人像历史的纸屑,随风飘荡。火炬的光影中,他们满面是恐惧。

  一天,无端的猜疑(www.dywk.com)驱使一个狂人一刀砍死他的邻居。不公正的裁决立即激起广泛愤怒的争吵。

  一个妇人绝望哀号:“唉,唉,我们迷失方向的儿子堕落了。”

  一个美女裸露着洋溢青春美酒的醇香的芳躯,格格地笑道:“区区小事!”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dywk.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