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雪以后

七年级一班     燕磊

从“冷无香柳絮扑将来”的大雪纷飞,到“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的烂漫迷人,再到“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诗情画意。由“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的日暮雪景,到“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的人静雪夜,再到“前村深雪里,昨夜一枝开”的二次晨雪,无不体现出这美的让人骚乱的雪。

初升的太阳像被猎枪洞穿了的伤口,滴着鲜红的血,染上了纯白的雪。这初来乍到的雪伏在地上,软软的,像在向上探视着什么,引起了一片吵嚷与铁器的喧嚣,随即就是异常活跃的扫雪,但这远不及雪们的音乐会热烈。轻踏在小路上,你会听见它们在嬉笑,在呐喊似的唱着歌,也有天然的礼花:轻轻摇曳一棵腰杆细的小树,串串雪花悄然飘零在空中,它们舒展着婀娜的身姿触摸你的脸颊,更有巨大的明镜,依着太阳的碎金折射出耀眼的光。与它们同在的,是滚雪球,堆雪人,打雪仗等游戏,这飞来夺去的,白白的雪,似乎也散发着诱人的香······

高升的太阳大笑着,雪们玩得湿透了全身。地面上积起一洼洼水,蘸着点雪,像是在给自己与雪合个影儿呢;房顶上还是覆着雪,但雪下却是长河横流了,越过瓦上凸起的小丘,携着些泥土的雪水由上而下的涌,落到地上,又四溅开来,像抹上丝丝湿漉漉的口红;周围的树儿看傻了,有点渴了,嘴角上挂着晶莹的垂涎,“嗒嗒”的欢叫着,像是在叙述它内心的电报;就连天上美妙的湛蓝色,似乎也流动着模仿起来。海与海之间,像是又隔了一枚小小的却炽热的湖泊······

月亮又重新钉在了天上,夜虽很黑,但雪儿们(也可以说冰们)——却更显眼了。月亮缩进天空里,繁星隐在黑幕中,附近槎桠的树木已经与黑色掺在一起了。那雪白的雪,虽在最不起眼的下面,却轻易的玩弄着墨色的夜,像一盏比太阳还亮的灯,趋尽黑暗,像一张惨白的宣纸,笼住黑暗······远处的景物,只是一层淡得几乎不成墨的背景;天空悬着的月亮,只是一圈暗示着灯光的月晕罢了。

这雪,是天边散步的红霞,是湖头缠绵的山峰,是海面跳跃的浪花。是音乐无法演奏的美,诗歌无法吟诵的,画笔无法描绘的。只有冲出家门,去与冬雪撞个满怀······

雪后的欢乐,除了“扫”雪,又能有什么呢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dywk.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