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讲啦王中军演讲稿:无梦想,不兄弟

  大家好,我其实跟你们一样,也是当过这个节目的观众,我全程看过一个人的采访,那期《开讲啦》是易中天老师的,其实我非常喜欢他的那一期节目。我不知道在座的同学,有没有看过,因为我觉得他讲得非常有逻辑,节奏也非常好。我自己其实不是一个能够站在这能讲好几十分钟的一个人,所以我就是随着自己的想法来跟大家讲我自己的一些故事,和华谊兄弟的一些故事。

  华谊兄弟一眨眼创业二十年了,也就是说我自己创业二十年了。我是1994年从美国回到国内,算开始结束了打工的生涯。当然媒体已经说过很多回,我在美国这么多年来,只打过一种工,就是开车送外卖。开车送外卖为我带来了在美国所有的生活费用和学费,很开心,虽然体力劳动超大。

  我那个时候,我计算应该是平均每天十六个小时,而且我去美国的时候,其实也不是像你们现在一样是这么年轻的一个学生,我去的时候是29岁。在美国留学所有的美好都是跟中国留学生在一块儿交流的,跟老美确实没有产生过特别美好的感觉,一个是语言的问题,和文化的问题,还有一个心理上,其实还有点寄人篱下的问题。在电梯里看到穿着西装的打工的人,我就永远觉着他们像英雄一样,或是就像我的梦想一样。我跟今天在北京电梯里送外卖的,或者送快递的小孩是一模一样的,你在电梯里,发现背一个包送外卖的,你们是白领,他都不好意思正脸看你,就是他非常紧张。我当时是那个状态的,反正就跟人说你好,完了就完了,这个过程我觉着是使我有很大的锻炼吧,就是精神上的这种要强,或者是体力上的一种吃苦。

  我回到国内创业,就像今天所有的创业者一样,都会给自己设定一个方向或者我到底要干什么,其实我在美国打工的最后一年就是不正经地打工,脑子已经不在那了,觉得自己已经不是一个送外卖的人,是未来的一个小老板。一年来都在想我回国内干什么,我创业阶段有两个方向,一个是和我餐厅打工很有关系,我打工的城市叫安娜堡,那个城市很漂亮,有一本介绍叫《安娜堡指南》,所以我就模仿制作一本《北京指南》,回国以后第一个创业招的所有员工,都做了培训就是怎么样去卖广告,怎么样去做一本直递的广告,投到什么地方,第一个生意就是这样的。第二个生意是我自己的专业——美术,所以我完全按自己的想象,为未来国内的一些客户做什么样的标准化等等。我这两个生意做得都算顺利,这是我们创业开始的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往往都是在采访的时候或者是喝大酒时跟朋友分享自己创业成功的经历,但其实很快就在自己的记忆中,这段记忆已经过去。

  “华谊兄弟”这个公司的名字和华纳确实有点像,今天借这个机会跟大家再一次地分享“华谊兄弟”的由来。我起这个名字的时候,从来没想过我是做电影的,完全是顺嘴而起,“华谊”两个字,是我从美国回来的时候承包了一家广告公司叫华谊广告,把这公司买出来重新注册更名的时候,是我们公司员工给我打电话说“老板,现在工商局说变更股东要加两个字,这个公司才可能更顺。”我就顺嘴而说,我说加兄弟两个字吧,就是我跟我弟弟是股东,所以叫华谊兄弟。后来到了1998年,开始转型做电影的时候,这公司突然一亮相很响亮,很多人都以为是个香港公司,所以公司的名字是这么来的。我们进入电影行业也是巧合,不去跟大家说太细节的巧合,我跟冯小刚就是那时候认识的。从那以后我拍了冯小刚到现在为止已经十多部电影,冯小刚的电影几乎是从《没完没了》那一部开始,真就是没完没了,拍到去年的《私人定制》每一个剧本(我)都参与,读剧本,定演员等等。当然大演员说句实在的,定不定也不是我的事,我定的都是那些可能未来成为明星的人,就像黄晓明。

  我推荐黄晓明演《夜宴》的时候,我不认识他,就是电视上看见黄晓明演《大汉天子》,我就觉着这伙计长得帅,我记得我当时跟公司员工说“有个小伙子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但这长一个坑我就这么说的”,最后人家说那叫黄晓明,我说那就是他演《夜宴》特别合适。其实这个过程就是一个特别美好的过程。后来当然还有别的男演员找过来说“老板,其实我这也有一个坑。”但是我说我找的不是一个坑的演员,我是找那个人。我觉着今天作为一个电影公司的老板,其实拍大导演的戏已经不牛了,这说句实在的,因为太多钱追着导演,你拍了一个大导演的戏成功,我觉着是人家给你面子。今天我拍冯小刚的电影一点都不牛,因为小刚已经是个如日中天的导演,每部戏都给投资人赚钱,说实在他振臂一呼有200个人可以投资,不缺王中军,但是我觉着我们的美好就是在没有成名的时候。假如就像陆川拿着第一个剧本跟我讲《寻枪》的时候,他到我办公室一句整话都说不出来,就是紧张到这个程度,就是说我要怎么样都描述不清楚,到今天陆川已经是个非常成熟的导演,我觉着这个就是一个好电影公司的价值。

  到今天为止,冯小刚跟华谊的契约关系,每个人都是遵守着自己的契约,合约里规定还要再继续拍三部戏,但是实际这些都是由于友谊和交情,在生意上面也不那么重要了。我觉着在做电影的经历,怎么样去转型,去帮助一些更需要支持的年轻导演,这叫冒风险。我觉着最有风险的是像《可可西里》这样的电影。那部电影完全是个命题作文,我跟几个企业界的朋友:中国网通的田溯宁、爱立信的张醒生等,我们去做了一次公益活动,大家到无人区去看望或者资助这些志愿者,你看到那些志愿者的时候,你不知道他是为什么要这样,完全是荒无人烟,一个人住在一个帐篷里头,可能两个月都没有一个人跟他说话,他就是在那保护着那些动物,防止盗猎者,挺感动的。当然旁边的朋友说王中军你应该拍个电影,那我就回来以后,确实就找了陆川导演,拍出这部电影赚不赚钱等等,我真没有去想,我就是想拍一个真正的有社会话题的电影。其实可可西里的藏羚羊如果没有那部电影,没有今天这么高的知名度,就不会有这么多人去关注自然保护或者是野生动物保护,这是一个例子。其他还有两部戏,我觉着都带着一些理想,完全不是为了生意。

  像《集结号》这部电影,《集结号》的起因是张国立看到了一个短篇小说,就觉着这个小说人物好,马上就传真给冯小刚,冯小刚看完以后也非常感动,马上就用传真机发给我,我就一看也觉着蛮好的,其实我们就一拍即合,要拍这个电影,其实在讨论当中遇见很多的问题。第一这种戏明星很难演,就是说一个大明星站在那演一个士兵,就是那种苦劲,担心观众会跳戏,说那个连长如果是刘德华会不会有问题,再一个当时导演认为这部戏会超级的艰苦,会在东北拍几个月,零下多少度,说我们这些明星会不会拿出档期来去吃这样的苦等原因。但是最后我跟王中磊、冯小刚,当时还有陈国富导演我们四个人其实纠结得很厉害,但这个时候我觉着作为公司的最大老板,可能还起了关键性作用,因为所谓最大老板就是承担最大风险,赔钱就是我赔钱,赚钱也是我赚钱,那我就说我觉着这个戏可以拍,当时为了给导演一个信心,我说认赔20%,就是说赔20%,我认为也可以拍。我们做了很多银行的贷款,我当时以为都是无抵押,后来听说把我们家什么东西给抵了,过程其实我都不了解,就是银行去我们家看,我所有的东西值不值钱,我们家值不值钱,反正拿回一堆文件我签字,我签字的过程我根本就没有想到,我抵的是什么,也没有想到我会倾家荡产,到今天回忆起来都说王中军你够有魄力的,你这个戏要不拍成,你就是个穷光蛋。其实很多事不用想那么细,走过今天就是明天,我是这么想的,所以《集结号》是我们一个非常成功的案例,就是说大家有决心,就是指靠信心、理想和决心做成了一个到今天为止,我认为是中国战争片里拍得最有情怀、最有氛围、最有故事、最有人物的一部电影。当然我希望未来有导演超越它。

  还有一个就是像拍《士兵突击》这样的戏,《士兵突击》其实是康洪雷拿着这个剧本绕了两年,当他进我办公室只有半小时我就决定投这个戏,主要原因是私人的问题,因为我是侦察兵出身。我读了故事梗概,就是写的许三多,许三多和我的角色太像,但我不像他那么笨,就是说王宝强那个笨劲,我是看到过的。真有农村兵向左转向右转是晕的,就是太多太多太像了,但是他的骨子里很像我,我当侦察兵的时候就是那个劲,这个故事感动了我。但是公司也提出疑问,说这个戏从头到尾没有一个女演员没有一个明星,说老板这个戏怎么拍,其实我也无法回答。因为我也无法回答说这个戏未来会牛。它后来确实很牛,几乎那一年,我觉着对年轻人也好,对企业也好,对社会也好,它是超级向上的一部电视剧。

  今天,我们已经拍完了一部公益电影叫《有一天》,有很多明星确实是真正的零片酬来出演这部电影。当然我们这电影几乎是不要门票的,在所有电影院据说是五块钱门票,就是为了支持公益为了分享。周迅、冯绍峰、韩庚、徐帆,斯琴高娃等等有很多明星零片酬出演这部电影。我觉着大家这种爱心,我非常地感动。前几天我跟黄晓明晚上一块儿喝东西,后来我就说“零钱电影院”,黄晓明就说哥,这个事我一直没安排出时间,你赶快给我安排时间,我特别愿意去当一次公益放映员。这个公益放映员我觉着是特别伟大,很多小孩开始对电影不感兴趣,对周迅感兴趣,那周迅说来这当公益放映员,场场爆满,但实际最后感动的还是电影,是电影会改变这些孩子未来的一些生活的方向,或者是志向。

  到今天我觉着(www.dywk.com)自己已经很成功了,我很满足,我的家人也为我很骄傲,但是人站在这个位置上不学习肯定是退步的,我从小画画,对建筑,对任何造型艺术是有自己感受的。我读剧本的时候,能够读的得泪流满面;我讲故事能力未必输导演;我可以用很短的时间把一个电影概括从人物到故事讲清楚,所以这也是我做电影为什么做到今天还不错。我也期待着在座的跟我交流的同学和朋友,能够做得更好,当然超越我更好。谢谢大家!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dywk.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