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讲啦吴宇森演讲稿:痛苦让我学会更爱家人

  我从小受过很多爱的教育,我有非常好的父母,他们不光是把中国传统的仁义道德的观念、学问向我灌输,还教我怎么做人。因为我小的时候,生活在一个非常穷困的环境,很多邻居是毒贩、流氓或者是赌徒。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经常挨打了,就是被那些流氓,要强迫我加入帮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老是被打得头破血流的回家了,我父亲还是觉得我不会做人。虽然我很坚强,他说我还没有做到一点——不管他是什么人,你要爱人如己,你爱他等于爱你的亲人一样,等于爱你的邻居一样,你要原谅他。后来我就慢慢学了,原来打我的人也是出生在一个非常不幸的家庭里面,他的父母也是赌棍,他没有温暖。后来就变得我跟他做朋友,我跟打我的人做了朋友。慢慢了解了以后,我觉得我们之间除了家庭出生和教育背景不一样之外,最主要是我们都需要爱。所以为什么形成我后来的电影里面没有明确的好人跟坏人,坏人也可以做正义感的事,好人有的时候也会做了一些不光彩的事情,但是两个人都心里面有一种惺惺相惜,都有一种爱在里面。那么在电影生活里面,我看电影,我看到的电影,每一种电影都有爱,我非常陶醉在这个爱的世界里面。

  由于看电影看得多了,连我谈恋爱的时候也好像是活在爱的那个世界里面。我记得当我追求我太太的时候,她还年轻,我喜欢我太太,因为她年轻、活泼、很纯真。在六十年代如果碰到一个女孩子,她又纯真又可爱又有智慧的话,是很难得的一个爱人。我在追求她的时候,我就跟她相约去喝茶,我忽然间发现她的手,她涂了指甲油,那个红的指甲油。那我就跟她说,可能有点大男人主义了,我说我不喜欢女孩子涂指甲油。结果隔了一段时间,第二次我们见面的时候又是在同一个地方喝咖啡,喝茶聊天,但是她把她的手埋在桌子底下。然后谈得差不多的时候她两边的手一举,她说:“你看!“她手上已经没有指甲油了,我非常感动。我那个时候就感动,我很容易感动的,我在感动之下觉得我这个女朋友是难能可贵的,所以我就爱她一辈子到现在。打从我们第一天结婚开始,我就喜欢给她煮饭,我不想她的手碰到一点水,碰到一点脏的东西,我希望她的手永远都保持那么光滑。所以我在香港,去到美国,来了北京,我还是很多时候能够煮菜给她吃,我觉得这个也是一种爱(的表达)。很多人在问我,我跟我太太结婚快40年了,我们怎么样可以维持这份爱维持得这么久?那我就跟他们说:“因为我永远都会记得,我第一天是怎么样爱上她的。”

  另外,爱也是广及到做朋友方面,当我去到好莱坞工作的时候,其实我的英语并不是讲得很流利。但是他们对我非常尊重,因为他们只看我的作品没有看我的语言,也不会有任何不客气的态度,因为我对他们也是像朋友一样。朋友跟朋友之间,除了一份欣赏,还有一份学习的心情,所以说我去到好莱坞好像是跟一些朋友学习了一些东西。很多人很奇怪,也有其他的导演,也有其他的人去了好莱坞,只拍了一部戏就没有第二部了,但是我就一直都有得拍。在好莱坞拍戏的时候,除了是一个朋友的态度,另外对双方面都有一份尊重,还有理解跟谅解。我记得当我拍摄《变脸》那个电影的时候,你拍一个美国的动作戏,尤其是拍一个英雄人物的电影,所以说就是有很多规矩的,但英雄是不能流眼泪的。当你有的时候看到这个演员,他对着镜头表现得正伤心的时候,他忽然转过头去了,转过头去了,然后再转回来继续演戏。他为什么先背着镜头呢?他背着镜头把眼泪流干了。演员都非常投入的,在外国拍戏,他们是很投入。他们演那个角色,他就是那个人。他(尼古拉斯.凯奇)(www.dywk.com)演一个很没有安全感,又暴力又孤僻。不演戏的时候,平常的工作人员都不敢接近他的,因为他就是那个情绪,他就是那个人。我对那些人很关心,我就以一种爱心来跟他工作,尽量安抚他。我说:“你可不可以说这段对白,用一边流眼泪一边来讲这个笑话?”他说:“我可以流眼泪吗?”我说 :“你可以啊,你爱做什么做什么。”结果他真的是一边演那段戏一边流眼泪,那个是他真的眼泪,因为他内心本来就是这样的,结果演出以后,他很满意那个镜头,而那段戏也是很感人。因为我是怎么样,我对每一个演员,不管是中国演员西方演员我都是用一个同样的态度,用一种爱心来跟他们合作,就不断地有人找我继续跟他们拍戏。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dywk.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