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讲啦李稻葵演讲稿:经济人生,学会选择

  这个讲坛比我们大学的讲坛,更加具有挑战性。来之前我是非常地忐忑,到底讲什么话题,因为经济学一般认为是经世济民的学科,是面向社会面向政府,面向决策者的学科。事实上大家可能有误解,经济学首先,是面对选择的一门学科,是研究选择的学科。所以我的题目叫《经济人生》,其中这个经济应该是个动词。我想通过三个故事,来讲三个经济学基本的道理,也许对年轻的朋友们,对同学们有所帮助。

  第一个故事,它的主题词叫“消灭选择”。讲故事以前我想问问大家,尤其是男同学们,你们小的时候打过架没有?举手,谁打过架?太好了,小撒呢?打过架没有?打过,好样的。我是出生在北京,可是幼儿园还没有毕业,我就被送到了农村。上小学的第一天,我的印象非常深刻。第一天,同学们课间把我叫到了操场。哎呀,我说同学们真不错呀,要欢迎我。我傻呵呵的刚过去,站到中间,还没站稳呢,有一个同学悄悄地跑到我的身后,把我的裤子一拉,扒下来了,(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还有外班同学的面,男生女生都看着我。幸好那时候没手机呀,放到现在要被人人肉搜索了。这是对我而言,这是我人生的鸦片战争,奇耻大辱!怎么办?找班主任。我跟班主任告状,班主任讲的是方言我没听太懂,哇啦哇啦哇啦讲了半天,大概的意思是说——你小子真笨,连自个的裤子都保不住,你还来找我,你太笨了,你还有脸找我,你靠自己吧。然后我就回家了,应该向我的父母求救啊。而且我心里非常明白,假如我告诉我的父母的话,我父母一点儿不同情我,因为我的父母一定会教育我,说一定是你犯错误了,农民的孩子都很纯朴的,怎么会打你呢?你要自我检讨。所以我想我是没有选择,怎么办?必须靠自己。怎么靠自己?三件事。第一件事我找到我妈妈,我说我那个裤子不能用松紧带,你必须给我一个绳子,把我的裤子扎起来,我要保底线,要扎得紧紧的。上学之前要扎裤子,扎得紧紧的,保住底线。第二件事,我要跑,我打不赢我要先能学会跑。我们那个学校离我们的食堂很远,大概有两公里的路,每天放学我是第一个,从课堂里跑出来,我害怕别人打我,跑到我们那个食堂。第三件事,我得学,我得观察孩子们怎么打架的,怎么一个打法。

  最后,机会来了,一个月以后,我的班主任说:“李小葵同学。”那时候我的名字叫李小葵,“李小葵同学你不能够一放学就跑,你要做值日呀,打扫清洁,你今天跟其他几个同学一块,扫地、搬桌子。”没办法了,我留下来,那几个同学逮着我,逮着机会了,要打一顿,我平时跑今天跑不掉了。我跑了一个月的步,身体也开始壮了,像阿甘一样身体也练出来了。这时候这四五个人要打我,我先跟他们转悠,在课桌之间跑。我先跑,跑累了,最后我逮着一个机会,朝着一个同学,欺负我的同学撞过去了。他没防备,没想到我还能够反击一下,头撞到了课桌上,当时就流血了,我知道我闯祸了。第二天我的妈妈,买了饼干,带着我到这位同学家去赔礼道歉。我的印象非常深刻,那是在一头牛的边上。牛的味道你们闻过没有?牛的味道非常特殊啊!农村的牛可不是动物园的牛,那个味道一辈子我都没忘记!那是香味,我第一次尝到了胜利的甜头,我知道从此以后,没有人敢随便欺负我了,那是我的抗美援朝的胜利,从鸦片战争到抗美援朝。

  这件事情告诉我什么呢?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人才能够被激发出来,才能够真正地自救。那么看我们年轻人,看你们今天。今天你们的问题,在我看来不是没有选择,而是选择太多了。我的很多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经常来问我,以后做什么,尤其是博士生。我说你读了博士都还没想清楚,未来干什么,这个有问题。我经常想,假如马云,考试成绩好一点,数学灵光一点,假如能考上一个很好的学校,读了金融 ,恐怕今天不见得要创业了吧?可能就进了金融公司了;假如马云长得,像我们小撒(撒贝宁)一半那么帅,有可能到个电视台当个主持了,就不创业了,是不是?所以我们的马云也好,刘强东也好,他们往往是被动地,消灭很多选择,背水一战。所以这是我想跟大家,分享的第一个道理——你们要做的,是尽快地找到自己的未来发展大方向,在这个大方向上消灭选择。在明确大方向,没有选择的情况下,你突然会发现你的能量,你的才智比想象的高,你能干成很多自己以前认为干不成的事情。

  第二个故事 ,我想给大家分享的是,关于投资的故事。我博士毕业了,1992年,在找工作,第一个去面试的学校叫纽约大学。纽约大学金融系的同事们,还有他的系主任,当时决定要给我工作。过了不久,一星期以后,另一所大学,就是密歇根大学经济系,很快也给我打电话,说决定要请我去经济系工作。于是我就碰到了一个选择的问题,纽约大学金融系,华尔街隔壁,金融研究水平非常高,工资整整是密歇根大学的两倍,怎么办?其中纽约大学的系主任,他碰巧是我的博士生期间的,一个同学的父亲,所以跟我讲话很直。“我给你付的工资是别人经济系的两倍,你来我这,你专门给我研究金融问题。我才不想我用高工资,补贴他们经济学研究。甭搞你的中国经济研究!”这句话在我脑子里反复回响,我出国,当年读大学选了经济学,我关心的中国的问题,想的是中国的事情。如果我去了纽约大学,只让我研究金融的问题,跟中国不直接搭界,我的未来会是怎么样呢?我会高兴吗?想到这儿,义无反顾,我的决定是去经济系。

  为什么?用经济学的道理来讲,我想的是未来,想的是我的所谓的人力资本。什么叫人力资本?就是你未来的,获得幸福、获得快乐的能力。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们每一位同学,你们不用买股票,你们不用买房子,你们已经有了一个大股票,就是你自己呀!你是你这只股票的CEO、董事长,你的导师、你的老师、你的父母、你的同学、都是你的持股者,只不过你是个大股东。所以你的主要的任务,今天应该是如何做好,你的主营业务,如何让你未来更加快乐。关于是否要逃离北京,今天我可能忍受,一些大城市的病,大城市的痛苦,但是未来我会更幸福。因为我在大城市,我获得了工作的机会、锻炼的机会。我认识了很多,跟我想法相像的年轻人,有很多导师来指导我。所以我最后还是要提醒大家,请大家关注你的个人的人力资本(www.dywk.com),你自己就是一个上市公司,你的未来取决于你今天的决策,取决于你今天的努力。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dywk.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