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苗下的光脚丫

说起禾苗不经让人想象:“掠过一缕稻米香,遥望冉冉升起的骄阳”。这样美艳绝伦的风景画,不应该说是画,而是乡村版的现实生活。
小时候,留给我最大的欢乐便是跟在爸妈身后,在那一片片金黄色的稻田里奔跑。可以闻到阵阵稻米香,可以看到人们脸上丰收时的喜悦,最难忘的还数对于小孩子的我们天天念想的捉泥鳅。
在一望无际的稻田里,村里的孩子们光着脚丫,各自追逐、各自欢快、各自提着小桶,生怕别人把自家田里的泥鳅全捉走,最不甘心的还是自家的捉完了,非得跑到别人的稻田里,一边卖力的捉泥鳅,一边害怕着主人过来骂骂咧咧,偶尔会被主人逮个正着,那会的我们光着脚丫子,丢了命似的往自家爸妈身边跑。
每年的八月中秋后便是收割稻谷的季节,村里的孩子们都会跟着爸妈们一同到稻田里享受丰收的喜悦,我之所以不说一起割稻谷,那是因为对于我跟弟弟那样的年龄来说,最准确的只能是为了那稻田的泥鳅而奋斗。八月中秋爸妈总是买很多月饼,节后给我们带去稻田里作休息时间的点心,这也是至今我不再吃豆沙类东西的最大原因之一(那时候的月饼只有豆沙跟伍仁两种)。
丰收的季节对于农村来说是每年大家最开心地时候。清晨太阳刚刚升起,由于秋季露水甚多,稻田里的我们不得不光着脚丫来回走动。你会时不时的听见不远处的叔叔阿姨们向自己的爸妈吆喝着什么,大概都是问关于产量的问题吧。那时候我并不是很明白爸妈脸上洋溢着的那种笑容是怎样的心情,我只是跟着一起开心,一起享受那份收获季节的喜悦。
到了田间的我们自然是一溜烟不见人影的,就连割稻谷的样子都没时间假装一下,心里惦记的只有稻田里的泥鳅。脱下鞋子光着脚丫,我和弟弟总是把裤脚迭得老高老高,稻田有深有浅,这样才不会担心裤子弄脏。提着小桶,或者拿着大瓶子,大步飞奔到有泥鳅的地方,经验告诉我们,有小洞洞的地方一般都会有泥鳅。很成功的每次都不会空手而归,桶上瓶子里都得有三分之二的水,这样泥鳅才不会走掉。左拉右拖的拽着我们收获的泥鳅,脸上洋溢的满满笑意竟跟爸妈脸上的那么相似。
捉泥鳅的时间往往没有爸妈收割稻谷的时间那么长,剩下的时间我们或者在割下的稻苗里打滚,或者帮着爸妈小抱一捆稻苗堆放起来。爸妈的脚丫子印要比我们的大得多,有时候我们会踩上去相互之间比较一下,然后乐呵呵的大笑起来;有时候会拿一根稻苗杆比较长短。
稻田边上的小块土地上种的是我们的另一种‘零食’番薯,红色的皮白色的肉,吃起来会发出咕咕的脆响又嫩又甜。每当累了的时候爸妈便会叫我们去挖几个大的出来伴着月饼一起食用,不过大多时间都是他们自己动手,可能是害怕我们不论大小都一起摘掉的缘故吧!偶尔我们也会动动歪心思,想着别人家稻田的番薯味道不知如何,在爸妈视线外偷偷的跑到远处,瞄着身子害怕又激动的随手挖几个,临走的时候不忘埋上点泥土,那个时候你会发现光着脚丫子在田地间穿梭是件多么刺激的事。
时间久了没见着我们爸妈便会高声喊几句,听到喊声后,我们总是像小老鼠白天过街那样摇曳着光脚丫子灰溜溜的回去,洋装着笑脸,小心翼翼的藏着刚刚寻觅的食物(在当时应该不能算偷,因为对于我们那样淳朴的乡村来说,家家户户的小孩都会相互这样,而大人们也权当不知道,只作孩子间的一种娱乐)。
割稻子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那个除去稻苗杆的机器,那时候会觉得它是那么神奇,光着脚踩上去踏板上,就那么一上一下的,手里抱着的稻苗轻轻一碰到机器,在地上垫上大大的垫子,一粒粒被包裹着外壳的稻谷便掉落下来,瞬间你可以清晰的闻到稻米的清香,向四周扩散,越来越远,弥漫整个稻田间,你家的、我家的、家家户户的聚集在一起,飘向远方。
等我们长大后,家里没有了稻田,听爸妈说村里人都不种了,条件好了,大家不愿意种。也是直到多年后,失去了那天真的童年时,才发现原来生活可以如此安逸。那些年我们光着脚丫不是去游泳池游泳,不是去沙滩边冲浪,不是去沐足店泡脚,而是在稻田间享受最简单得禾苗下的幸福!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dywk.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