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只是一场梦

  凌晨2点钟,我似乎从梦中醒来。

  迷糊着,似乎眼前并没有任何东西。

  来吧,既然睡不着,又何必去挣扎的睡呢?

  倒不如,睁开眼睛,接受现实。

  来吧,既然睡不着,吃一通宵夜也无妨啊。

  来吧,接着接着,今宵也来酒宴吧!

  一个人会不会太寂寞了?

  好啊,让冥府恶鬼也一起混入吧。

  沦落为此次宴席之题乃是:

  纯真无暇的品质恶劣。

  让人看不见肚子的金鱼,正在一旁偷偷哭泣。

  让人看见了肚子的鲤鱼旗,里面怀着的是骷髅头。

  分开吧?还是合上吧!

  站在一边的小鬼,正在迷茫着是否一起来参加宴席。

  我怎么可能会……

  哈哈!一起来跳舞吧!

  哈哈!一起舞起来吧!

  失去双腿的猫儿在冲我微笑着,但殊不知旁边的恶犬正在用恐怖的眼神注视着我们。

  猫儿说着:一起来跳舞吧!

  我终于中计了,结果这舞跳到了高潮,丧尸音乐怎么也停不下来了。

  我看到了残猫脖子上系着红丝带,哼!那是代替不了双脚的,死心吧。

  啈啈啈,角落里传来凄惨的笑声,啊呀,别那样啦,你就接受现实吧!

  金鱼无声的哭泣,终于哭死在了空中。

  小鬼也已经长大,变成了恶鬼。

  恶鬼又何妨呢?一起来跳舞吧!哈哈哈哈!

  失去双眼的老巫婆在那群排成行唱着歌,终于唱哑了嗓子,可是为什么还能听见那凄惨的歌声呢?

  白天,被别人踩过的花丛,正在所处之地拼命的开放。

  他们正在抱怨着,蹙着眉间,不停吟怨。

  仰躺现腹的鲤鱼旗,里面的骷髅头终于按耐不住了,一起来跳着舞。

  金鱼?哈哈,已经被骷髅吃掉了!

  反正结果也是别人的事情不是吗?

  哈哈,一起去游玩吧!

  反正结果也是别人的事情不是吗?

  哈哈,一起欢笑吧!

  反正结果也是别人的事情不是吗?

  哈哈,一起敞开吧!

  打开那禁锢的锁链!

  几个人似乎太冷淡!

  将罗刹恶鬼与屍骸,一起放出吧!

  一个,两个,三个,不断的被放出。

  五个,六个,七个,不断的高高的举起手。

  在那边树梢上,有红项圈哝!快去系上吧!

  项圈随风摇啊摇,终于被无知的恶鬼摘了下来。

  大家大家大家一起系上吧!

  如此低劣馀兴若能尽兴,请於座席前地炉中添加薪材曝烧啊。

  下贱的蟒蛇在自己的墓碑前死去,众多亲戚前来纷纷抢夺尸体。

  不要啦!在生前已经约好了的,聚集而来的亲族争吵呀争吵.

  随他胡吹乱诌这死人也无声,我不知道他生前说过什么呀?~!

  看到了旁边摆着的是些丑陋的花朵,连一文钱也不值的。

  因为,白天可爱的孩子们早已被卖光,剩下的全是写满低劣的丑八怪。

  无人知道他们在一边角落里偷偷哭泣着,那哭出来的红色物质,即使再怎么醒目,也无人在意。

  三个两个一个,将气息给扼杀掉.

  七个八个十个,持续系上去.

  终于,那火炉背负着沉重的火焰,忍受着灼烧的疼痛。

  发出啤里啤里很好听的声音。

  如今,在黎明鸟发出叫声之前,我这空腹难耐。

  来吧!喝完这滚烫蟒蛇血吧!

  宛如恶鬼罗刹,其咽心急难耐。

  如此如此,全部话语都已转变。

  其含义也千变万化着。

  在明日阳光到来之际,快点躲回到阴暗的地府中吧。

  四肢全无的猫将门拉上吧。

  一切的一切,数着六七八。

  嗯──这种胡言乱语就让它结束吧。

  猫把铁门拉上:

  “一二三,我们明天见”。

  高二:王荣正

本文地址: http://www.dywk.com/zuowen/gaozhongshuqingzuowen/1068757.htm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dywk.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