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师(于淼)

  我的老师

  于淼

  洒脱、霸气,便是我对她最深的印象。她出现在我混乱的开始,离开于我最美好的时光。初二那年到了那里,就认识了这个让我至今难忘的老师,王秀阁。她不美丽,不温柔,而且讲课时思维跳跃性很强。可能在很多同学眼里,快烦死这个说话非常损的老师了吧,可我却痴迷地喜欢她。

  因为中途转学,初一到初二的两个学校垮了一个区,讲课的顺序也就乱了。刚来第一天数学课就做卷子,阴差阳错,我成了班里第一个交卷的,而且还是全对。也因此使我在她脑海里留了个完美的第一印象。她是个很感性的人,情有独钟于那些数学好的同学,当时也包括我,至少她是这样认为。以至于我时常犯错她也不会很火大。当时在班里,她很喜欢我和我的前桌,觉得我俩思维发散性很强,也就经常找我们做课件。但我不是那种爱围着老师转的人,也就成了她后来不再那么强求我的原因吧。

  初三以后,我莫名其妙地当上了数学课代表,其实那是个很闲的职位,只需要收作业和发作业,甚至连人数都不用数,只要不是差很多她都不会像其他老师那样较真。到了初三后半学期,我已经不怎么写作业了,就时常感觉有愧于她,虽然我深知学习是自己的事,但作为课代表我还是会考虑她失落的表情。

  对于我们班而言,其实她也是带来欢乐最多的老师。她总爱说的几句话到现在还会在我们中传出。比如净玩那丢人的、净玩那让我不高兴的等等,而且她很喜欢用“义务教育结束了”来引起我们的重视。还有她的性格也算是老师中最奇怪的。她能因为大家作业交不上去而拍桌子痛斥我们一节课;也能在平时跟我们闹成一团,说什么她都不会在意。她对我尤其让我感到惭愧。记得初三下学期有一次我的考试成绩真的很烂,在班里都排不上前10,那段时间我都不敢往老师办公室跑,觉得没脸面对她。但她一句狠话都没说,只是拿着成绩看了我一眼,然后还像往常那样和我说笑,倒是我显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话说我很想用“女汉子”这个词来形容她,她性格直率,不会去计较那些琐屑的小事,平时做什么事也都特别有气场。而且她心情开心与否一看她脸就能知道。我甚至怀疑过她小时候是不是也像我们一样淘气过。我深深记得中考前最后的一天课,数学课变成了大家聊天、互相加油的一节课,我始终默默地看着老师,想着曾经度过的一节节课,她着急吼我们时候的样子....最后我痛哭起来,我有一种再也见不到的恐慌感。后来我鼓起勇气,走到她面前抱住了她,她还是那样,一脸洒脱:“哎呀,没事,想我以后再来找我。”

  总觉得她像个孩子,可气场却十分强大。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dywk.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