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被遗忘的时光

  高二(5)班  施  云

  要有最朴素的生活,与最遥远的梦想。即使天寒地冻,路远马亡。  写下这句话的时候,我的手指微微颤抖了一下。我想把那些被遗忘的时光,留给自己。

  一、三毛

  三毛是个极其精致而细腻的女子,在我看来,她比王安忆还要温情。三毛的词句里,总是充满了悲欢,简单利落的文段,毫不矫情,毫不做作。她把自己比作“江洋大盗”,她将十四年的空洞生活比作一个空心人:站不住,风一吹,旁人无意间一碰,或是一枝小树枝的轻拂,就毫无办法地跌倒在地上,爬也爬不起来。于是想到了要去学小日本做小偷。偷走了《现代文学》,偷走了《罪与罚》,偷走了《猎人日记》……想来我和三毛还有那么一点相像,我也是一个小偷,在前辈的成就之下,偷走了他们的思想,读着他们灵魂深处的冷暖,填补自己,甘之如饴地承受着生命的重量。  “久为簪组束,幸此南荑遂,闲依木仍邻,偶似沙漠客,晓耕翻露土,夜傍响屋羊,来往不逢人,长歌楚天黄。”三毛就这样兀自奔向撒哈拉沙漠,只因她说:我喜欢流浪。  荷西。三毛的大半生和他一起度过。这句话写了连我自己都觉得好笑,三毛与荷西是夫妻,理所当然在一起大半生了。荷西,他是三毛写作的源泉吧,三毛的每篇文章里几乎都提到了他。在三毛的文章里,充斥着他们自然而明朗的爱情,没有轰轰烈烈,也不是缠缠绵绵。就是那样干净而明媚的女子,真真切切的将她的小幸福娓娓道来。  三毛的死那么诡异。请允许我用诡异这个词来形容。因为不辨生死,三毛本来就是一个诡异的女人,行走在灵魂深处。  我在十八岁这个倏忽而悠长的凛冽年纪里读到她,会感觉到青春消逝般的顾盼不舍。  被遗忘的时光,写给我十八岁的成人礼,写给凛冽里那个明媚的自己。

  二、苏童

  这好像又是一个诡异的代表,郭敬明口中那个笑容平和而温暖的男人,只是目光依然锐利。  如评论家所说,苏童的文字里有思想的回归,所有内心的流离失所都是以同一个地方为牵绊,这便是他幻化出的枫杨树故乡。那些在太阳下绮丽诡异的幻觉。  躁动不安的生存欲望,怪异诡秘的历史与自然,自由洒脱的叙述风格,以及,坐井观天的幸福——我不知道苏童是不是坐井观天地在写他那个永远写不完的枫杨树故乡,抑或是别人眼中那个执着于自身情感走也走不出去的自己,至少,我很喜欢。  至少,在我知道他的《妻妾成群》就是后来的《大红灯笼高高挂》时,那一瞬间,曾经心底有那么一句小小的呼喊:哪天要是有人说我施云也是个有灵气的小女子就好了,哪天我也成为另一个苏童就好了,我也要写写我那个一去不返的青葱的望乡。  要有最朴素的生活,与最遥远的梦想。  今天去书店买完书后,就独自坐在书店门前的石阶上,看着书店管理人把厚重的大门关上。我就那么坐在那里,足足有一个小时,读着手里那本刘墉的《冲破人生的冰河》。里面都是一些温情的小故事。他说:天没暖,大地先暖,所以有许多花,能钻出冰雪绽放。人情不暖,内心先暖,所以我们能在乱世,作一剂清流。  冷暖自知,我对自己说。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dywk.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