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先生

  初·始

  玻璃杯透出的光影,是另一个时空影像,关于文学,关于梦想,关于离散。移开杯子,光影竟变成蓝色的眼,空洞而黯然。暖光下的影子先生,在我身后安静的凝望着我,他灰色的身影的尽头是美好的未来,我又怎么会陷入迷途。

  光真暖,远方的梨花都开了。

  光真暖,暖得时光都静了。

  影子先生的旧时光

  我是在影子先生16岁的时候闯进他的生活的,我记得那时妈妈带着小小的我站在火车站前,而匆匆的人流前方,便是他,便是笑着会发光的他,便是被我称作“影子先生”的他——我的哥哥。那年,我9岁,他16岁。

  哥哥对我很严厉,管束得也紧,之所以称之为“影子先生”也是因为他像影子般监视着我,后来的才知道,影子也是会给人温暖的。

  初冬的早晨真冷,风吹得也大,把我的头发都吹乱了,天色也如暗夜般,路上的人也少,微乎其微,屈指可数。那时,我们各自的学校恰好是反方向,他自是不能送我,便吩咐我等天明了才能去上学,我不敢违背,如此,也只得乖乖服从了。星星竟还闪着它的眼睛,如此等天明,我将要用离弦之前般的速度赶到学校啊。那个冬天,雪白的街道上总有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子匆忙奔跑的身影,那个女孩,便是我。他说:“天明,人多,便不会出什么危险。”短短的几句话,道明了原由,简单的暖到泪都掉下来。那年,我十岁,他十七岁。

  初夏的阳光真是安然,它轻轻地落在哥哥单薄的身上,渲染出素雅来。那时,哥哥总是在讽刺我的成绩,还拿我和一些坏孩子作对比,说:“我看你也快升级成为坏孩子了。”那时的我很倔强,很冲动,只是,这两个形容词的最终结果都变成了一个名词——努力。我开始奋进,努力学习,每当别人在嬉戏玩耍时。在树底下、在教室里、在影子先生旁边,都可以寻到一个小小的我、一个小小的奋笔读书的我、一个决心要冲出来的我。而那时,他也只是转过头对我慢慢地说:“不要太累了,该休息还是要休息的。”影子先生也会抽时间来辅导我,我终究还是在他无形的保护之中。后来,后来的后来,终于等到我可以在他的面前自豪的说:“我终于进全班前十了!”的时候,他却要与我别离。高三的他比我要更加努力,灯下执笔苦读的他、舞剑备战的他、奔赴考场的他,也终于在这个清凉的夏天与我挥手离别。他是影子先生,即使在多年后的今天,也依旧会寄书过来,我还是能闻到他的气息。那时的我记得,在车站里的他,背着行囊,孤着身影,他在转身之后流下了眼泪,我也哭了,空气中尽是离别的味道。他轻轻地挥了挥手,我努力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然后,再无他言,下一个暖冬再见。那年,我十一岁,他十八岁。

  影子先生的旧时光里有一个小小的我,一个被他爱着的我,他像影子般随时随地的保护着我,我也被终于暖光眷恋。

  终·尾

  影子先生会流泪,泪竟是如此清晰可见,透明的看不到任何瑕疵。泪水从时间的缝隙里流下来,打在心里,溅射开来,像一朵朵绽开的花。今年末冬的阳光很暖,远方开满了梨花,如雪般端庄、自然。阳光轻轻落下来,我慢慢地向后转去,竟是影子先生暖暖的笑意。

  那个会发光的笑容,一如我初见他时,他温和的模样。

  影子先生,我已经长大,那些你伴我年岁的日子里,我终于懂得感恩。感谢你是我影子,总在我身后保护我,而如今,梨花开了,终于轮我变成你的影子在你身边陪伴你、保护你,我终于长大。

  阳光很暖,我身后的枯叶被风卷起,漫天起舞,一生如此,烂漫如花。

  初二:周纯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dywk.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