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爱上一个不回家的女人》

  “爱上了一个离了婚的女人,爱上了一个不回家的女人……”

  这首歌的旋律在我耳边萦绕,我想起了一个平凡的故事

  《爱上一个不回家的女人》

  我坐在候车室的前排,小心翼翼地扑打身上的雨水。

  我的身旁坐着一位老太太,她穿着一件厚厚的白色粗制棉布衣,在这座城市公交车经过的德隆市场街角,到处都可以看到的地摊货,不过我很高兴能看到她能免受寒冷的伤害。

  我注意到,她一直在看着我,疲惫的脸上布满了皱纹,我朝她笑笑,她也还以我微笑。我看到她的眼角的鱼尾纹更深了。我的前边站着一对夫妇,或许不是夫妇。因为那男人讲着我听不大懂的浓重的方言,而那女人是一口揉杂着大半南方方言的土话。他们看起来都很疲惫,眼睛浮肿,头发也乱糟糟的。或者是一种无奈,女人一直叹气,男人就在一旁不断安慰她。

  过了不久,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拥来几个穿着很时髦的青年,约摸二十岁出头的样子。他们站在不远处,说话很吵,其中一个将国产手机才具有的大喇叭手机音量开到了最大,放着令人反胃的摇滚音乐。我身旁的那位老太太很是厌恶地瞪了他们一眼。我想起了美国小说里,那些终日泡在酒吧,或是流浪在大街上嘴里叼着烟,说着粗口的小混混。

  候车室里,人群嘈杂的声音,浑浊的空气,不止一次让我的胃开始翻滚,奇怪的味道在我的呼吸中涌动。我想出去走走,外边还在下着雨,我冷的瑟瑟发抖,只好蜷缩回座位上坐着。

  早上起床的时候,就有很大的雾,加上雨水,这会儿已经看不清远方了。透过窗外,只能看到依稀的人群走过,一辆正上着货物的黄色面包车,还有雨水滴答滴答的声音。

  这里的候车室只有一层,简陋的两间房子。我用几分钟时间就摸清了它的构造。比如说,候车室左侧后面的门是打不开的,它唯一的一个厕所离这儿有五十米远,不收费,但你想要进去得使劲将门推开。

  候车室的墙壁已经发黄,有些部分黑黑的,被凿了几个不规则的洞,看起来很醒目。我头上悬挂着一个偏倚着的挂灯,橙黄色的灯光摇摇欲坠。左上方墙壁上贴着一张帆船的壁图,当做装饰品,我很喜欢这张图画,那一定是一位慈爱的老妈妈的杰作。

  这儿的地板是用劣质的水泥抹上去的,年代久远,已经破损不堪。我低头看到脚边,一个被人啃了一半扔掉的烂苹果,掉进地板上一个水泥洞里头。一群蚂蚁正声势浩荡的向它进军,我也庆祝它们午餐过得愉快。一些蚂蚁直接从我鞋子上爬过去,丝毫不懂得礼貌。不过我很高兴,有动物愿意与我亲近。

  我发现,候车室里,唯一先进的装置是狭窄的大厅中间,一个小小的电子显示器。里边会显示你想要去的地方,还有你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它悬挂在连接两间屋子的中间过道上,我记得过道旁边还有个绿色的大垃圾桶,走进会闻到一股麻辣烫的味道,我每次都会立即捂住鼻子。我抬起头,红色的粗体字显示,晚点十五分钟,而实际上我们已经等到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红色的灯光一闪一闪,让我眩晕。我听到那几个小混混嘴里在咒骂着,旁边的老太太合上眼又睁开,然后又合上,那一对中年夫妇还在打趣着男人家那只瘸脚的狗,他们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我注意到,那女人和那老太太可能是一家人,因为她在说话的时候,一边用手抚摸老太太的背部,在帮她做按摩。多么幸福的一家人,我祝福她们旅途愉快!

  一个穿着蓝色车站工作制服的矮胖女人举着大喇叭,向我们走来,让我们准备上车。她说话的嗓门很大,并且很粗,让人听着耳朵很不舒服。也许是因为等待太久的缘故,我也觉得很开心,很想拥抱她,告诉她我有多么感激她的出现。

  生锈的隔离站门打开了,旅客开始有序地入站,那几个小混混在后边推推嚷嚷的。我看见中年男女慢慢将老太太扶起,那男人俯身将她背起,小跑着在人群中穿过。我走在后边,可以听到那个男人踹着粗气的声音。他的步履渐渐缓慢,最后停下休息,汗珠从他的后耳根浸湿了灰色的衣领。那女人小心翼翼地扶好老太太下来,然后拿出手帕给男人擦汗。

  我跟着人群,快步走着。踩过一滩污水,在地上留下几排脚印。再走几步,就不见了。上了火车,我发现这个火车和我以往坐的不同,里边空荡荡的,座位是清一色的棕黄色皮革包裹着。我选了靠窗的一个座位坐下。

  车窗外的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我的视线被车站的典型建筑挡住了。我将头伸出窗外,深深地呷了一口清新湿润的空气。朋友们,旅途愉快!

  一对年轻的夫妇,抱着一个小孩,带着大包小包在我对面的座位坐下。小男孩一直在他爸爸妈妈身上手舞足蹈的嬉闹。我对那个可爱的小孩笑了笑,他看了我一眼,又迅速地转过头去,显然是对我不感兴趣,继续翻弄他妈妈的酱色女士皮包。旅客们纷纷在寻找座位。我注意到,那些小混混就坐在我后边的座位上。我听到他们放的音乐,又听到那句“爱上了一个离婚的女人,爱上了一个不回家的女人……”

  火车开始慢慢行驶,窗外的景致向后推移,像一幅美丽的画卷徐徐展开。远处的绿色朦朦胧胧的,几户砖红色的农舍座落在山脚,袅袅炊烟从高高的淡灰色的烟囱中升起。枯黄的树枝还在滴着雨水,山上的一堆堆杂草,鸟儿在上面嬉戏玩耍。一条小溪流,绕着小丘缓缓流淌,从篱笆外经过。

  一切是那么的安详。

  车厢里,一对漂亮的青年男女相拥着走来,在我前排的座位停了下来。

  然后,开始爆发出激烈的争吵。打破了这沉寂的世界,一切来的很突然。

  周围拢来了许多人群。

  我看到一个男青年揪起一个矮个子男人的衣领,一把将其提起,嘴里骂着什么。

  “喂,这位置是我的!你还不让开!”那个后来被证实的无礼的男青年冲着那男人很不耐烦的吼道。

  “请别这样!我的意思是,这里有位老人家,她……”那男人声音在颤抖,双手却在护着老太太。我注意到,他们就是我在候车室里见到的一家人。

  那位老太太在哭喊,却发不出一丝声音,她伸出手想要去保护中年男人,却被男青年推开,又重重地摔回座位上。

  “你滚开,带着你的东西离开。这位置是我的,听到没,不然我会把你扔出去!还有这些哭哭啼啼的女人!”那青年说着就朝那男人挥起了拳头。那男人岿然站立着,也不还手,或许他只是想保护好身后的老太太。他的鼻子已经血流不止了。

  “别打了!求求你,别打他……”我听到一个女人声嘶力竭的哭喊声,“求求你了,他不是有意的…别再打了!”

  人们试图阻止,但回来都叹息,表示无能为力。

  我正准备起身,却听到后边一个低沉的声音,“妈…?”。我几乎听不到。他又唤了一声,“妈…?”,那声音几乎是从他喉咙里发出的,但我确信听到了。

  我往后一看,一个高高壮壮的身影直立在我后座边上,他望着前边的乱糟糟的人群,眼神里充满了惊讶和愤怒。他将嘴里的香烟移开,用手指掐灭,大步向前冲去。冷峻的脸上,挂着一丝汗水。他,她的儿子,就在那群小混混里头,谁都不知道,我感到很不可思议。

  “妈,你怎么在这里?”他嘶哑的声音,在喧闹的车厢里,近乎是吼出来的。

  那女人惊恐万分,全然没有听到小混混对她说的话。

  “妈,你怎么在这里?”小混混又重复了一句。

  “啊,奶奶?还有,他…他怎么也在这里?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他俯下身,伸出一只大手掌,紧紧贴住老太太流满泪水的苍白的左脸上,粗大的拇指轻轻地替她抚擦泪迹。 然后,右手将那青年挥起的一只拳头抓住,顺势一掀,那青年就一个大踉跄跌倒在走廊,后脑勺磕在桌上,发出一声巨响。

  “孩子,你怎么在这里?……我们找了你很久……”那中年女人眼里充满了惊喜,嘴角还挂着泪水。

  她惊讶地看着那个小混混,也就是她的儿子。她仔细地端详着眼前她的儿子。也许失望和相遇的惊喜正在她心里交集着,那种感受难以言表。

  “妈的!混蛋,哪里来的狗杂碎!?……” 男青年嘴里大骂一声,起身就要给那高大小混混一脚。

  哪知那小混混身手敏捷,身子一侧就躲过了。右手一把掐住青年的脖子,挣脱不得。青年的脸憋的通红,嘴巴被捏地直嚷嚷,但拳脚还在乱舞。

  那小混混气不打一处来,嚷道;“狗杂碎,你知道你刚刚在做什么吗?你以为在和谁说话?你看过大猩猩乔阳怎么杀人的吗?你很快就会看到……”说着一脚踹在男青年的肚子上,被弹开了数米,蹲在地上一个劲儿的惨叫,半天起身不得。

  女青年见状,立马跑上前将他扶起,然后跌跌撞撞离开了车厢。那小混混也不追上去,看也不看就走开了。

  这时候,车上来了几个工作人员,准备疏散人群。也许他们一直就站在某个角落看着,等候着这最后的收尾工作。

  我的前排座位上,中年女人,小混混的妈妈,正抱着那中年男人,擦拭着他脸上的血迹,眼睛噙满泪水。

  那小混混看到这一幕,一个大步走上前将中年男人提起,看着那女人,大声吼着,“妈,你怎么又和他这个混蛋在一起?你们要去私奔吗?你不要爸爸了?还带着我亲爱的奶奶…她被吓哭了,吓哭了,你知道吗?你们都在做些什么?刚刚发生了什么?……”

  “孩子,请别这样对他,请放下他!你知道吗?自从你离家出走,我们都很想念你,你妈妈为了找你,我们找遍了整个城市!我们两个孤苦女人,没有男人,没有男人帮助!你明白吗?”

  老太太已经泣不成声,抱着小混混的头,温柔的抚摸着他,“若不是你的明刚叔叔,我们怎么能一路顺利的来找你?这件事情…是那个孩子年轻气盛不饶人…总之,总之找到了你就好,我的孩子!”她的泪水滴落在小混混的头上,他看起来并不介意,反而将老太太抱的更紧。

  小混混在诉说着什么,庞大的身躯因为抽泣,在微微颤抖。或许是为自己的离家出走,给家人带来的伤害而自责。

  中年女人几乎是撕心裂肺般哀求着,抱着小混混粗壮的腰,“原谅他,也原谅我好吗?你爸爸已经离开这世上许多年了。妈妈是女人,女人是脆弱的,没有男人,这个家庭永远不完整,不完整,你明白吗?我们需要人帮助,妈妈很孤单,需要一个男人疼爱,而你明刚叔叔正是那样的男人!”

  小混混听后,沉默了一阵子,最后松开了手,四个人抱在了一起。

  他会接受自己的新父亲吗?也许会,也许还需要时间。

  我希望这是个令人欣喜的结局,上帝是仁慈的,它总会让我们在承受了苦难之后,带给我们幸福的恩泽。

  车厢里再次恢复了平静。

  游客们都纷纷为他们一家人的团聚鼓掌,我祝福他们能够永远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因为爱,让人感到温暖。

  我望着车窗外,雨已经停了,雾渐渐变的稀薄,远方安详的村庄,黄昏的美丽晕色,温暖了我心里的每一个地方,耳边仿佛再次响起那首歌的旋律,“爱上了一个离婚的女人,爱上了一个不回家的女人,这爱是条难走的尘世路,但我会勇敢的走下去,一直陪她到老……”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dywk.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