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眼泪

  记忆中的母亲,像一个良师益友,给我信心,给我坚定的支持。

  母亲是坚强的,隐忍的。

  自小我对父亲的暴躁、冷漠和少言寡语就存有极大的不满,我觉得他根本就不像一个父亲,他就像一个陌生人,除了干活和吃饭的时候,他才会从房间出来。

  母亲是不会在家里吃饭的,她在与亲戚合资的卫生所上班,地点在村中心。因为工作忙,从我小时候到现在,妈妈很少能和我在一起吃饭,除了每年除夕这天的年夜饭,才能顾得上回家吃饭。是的,一年就仅仅这一天。

  父亲因为性格孤傲,加上是上门女婿,在这场婚姻和这个家庭中,变得愈发孤傲和沉默。

  生活难免磕磕碰碰,妈妈还有我和姐姐,有时要承受父亲无端的谩骂。

  我和姐姐是被爷爷奶奶带大的,虽然父母和爷爷奶奶住在一个家,但是我和姐姐从小就不敢进父母的房间。原因是父亲不喜欢小孩子,尤其在他午休时,如果我和姐姐在他的房间看电视,往往会被他暴怒的吼叫声赶跑。后来,我俩就再也不愿意在父亲在家时进入他的房间,一来害怕那样的骂声,二来出于小孩子的负气。

  父亲几乎从不主动过问我和姐姐的生活,我和姐姐的生活是由母亲管的,父亲不爱管家务事,他只管干活挣钱。所以,我和姐姐两个人跟父亲的关系很冷漠。

  虽然父亲有种种不是,有不招人喜欢的性格,但是母亲对他却很好,从来不和他吵架,我和姐姐总是听见父亲暴躁地骂母亲,只要父亲不满意什么事情,他都会冲母亲发火。这样让年幼的我和姐姐总以为,母亲欠了父亲几百万的债。

  其实,是父亲欠母亲一份深爱。

  我的印象中,母亲只掉过一次眼泪。

  这个家庭,矛盾来自各方面,有时候是我和姐姐的不懂事,有时候是经济问题。

  而无论什么情况,我,从来都是家里的太阳似的,唯有父亲不太关心我,但我已经很知足,至少母亲很爱我。

  其实在懂事后,我意识到父亲的内心其实是爱我和姐姐的,他是个脾气暴躁而不懂表达的男人。

  父亲像一头狮子,护着孩子,也是用锋利的牙齿叼着的。

  母亲则像一只燕子,她会用翅膀庇护我们,不让我们淋雨吹风。

  几年前,姐姐因为学习压力和感情问题,选择了辍学。但争强好胜的她并不甘心做一个平庸的人。

  那段时间,我见证了姐姐竭斯底里的痛哭,父亲恨铁不成钢的悲愤,和母亲坚强背后的无奈和无助。

  但即使在那时,我都没有见到母亲落泪。

  直到今年我放寒假回家过年,在大年三十的晚上,昏黄的厨房灯光下,母亲在我和奶奶面前择韭菜,谈到今年的收成不太好时,突然落下了无声的眼泪。

  在光与黑暗的交错里,我看到母亲的头发不再如往日乌黑亮泽,以前光滑的皮肤也因为操劳而变得松弛,在她坚强的目光里闪烁着悲伤的泪花,脸上则淌着两行沉重的泪水。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母亲哭,那一幕,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如今,我回想起那一幕,似乎明白了母亲为何落泪。

  小时候我和姐姐一直很优秀,当然仅限于学习成绩,后来的姐姐通过自己的努力度过了难关,考取了太原一所大学,而我继续我的大学时光,虽然我们两个都在上学,但是并不如其他同龄人那样懂事,知道为家里减轻负担,对此我一直心有愧疚。

  也许母亲对儿女一直所抱有的希望在现实的生活面前不再那么有力量了,希望不是一件坏事,但是在和时间的赛跑上,很多希望往往是无力的。岁月改变了这个家,也改变了原本坚强的母亲。

  为何一向坚强的母亲从不落泪,今年却当着我的面就落泪了呢?

  我想,母亲以前肯定也哭过,但她不会在我面前哭。如今我已经长大成人了,母亲也希望有一个依靠,可以让她脆弱一回。

  作为母亲的儿子,我应该是她唯一的希望。

  和父亲的并不美满的婚姻多年来早已令她心力交瘁,加上姐姐一直需要家人的关心和呵护,生活的重压使母亲终于无法像以前一样坚强。

  母亲落泪的一刻,我的视线触及到母亲的泪光,在那一瞬间我想起了三年前,我因为学习压力大和失恋的打击而在母亲面前痛哭时,那种有依靠的幸福。

  母亲也需要一个依靠。

  当我终于可以像一个男子汉给她依靠,她才终于不再那么坚强;当我终于可以像一个男子汉一样为这个家做一些事情,母亲真的可以不必那么坚强了。

  母亲的眼泪,不知道攒了多少年。

  如果时间能重新回到那一刻,我好想对母亲说,儿子长大了,我将来一定会有出息的,我一定要让这个家,因为有我而变得不一样。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dywk.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