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头发

  几缕银丝隐在父亲头发的各处,如同一小团围在一起的精灵,却看得让人隐隐作痛。

  父亲常常拍着我的肩,嗔怪而又感叹地说:“孩儿,老子就看你怎么能活的出人头地,活成个人样样了!”这时,我就会默不作声的望着他……

  近一年半的时间,我家刮起了金融危机的余风。经济状况相当不乐观。父亲的营生一直是与大货车打交道。自己只是小学毕业,很早就出来干活挣钱。凭借着自己的胆识和毅力,也让家里焕然一新。从贫困直奔小康。却因为种种原因又赔进去不少。到现在他还赋闲在家。

  我知道父亲其实是一个很“活泼”的人。也许没人会这样夸赞他们的爸爸。的确,父亲的精力总是很旺盛。他会和我们在床上打闹翻跟斗;也会带领我们哥俩儿去田野烤土豆、红薯;在家里吃饭比谁快,看鬼片比谁吓得喊得最高;夏天里在院子里玩水枪,在冬天里打雪仗堆雪人。父亲俨然是弥勒佛变成的老顽童!

  可惜,这一切都开始慢慢尘封了。这种消失的感觉,是我们沉浸在快乐中的时候猛然发现的。像时间一样无法挽留的心痛让我明白,记忆的碎片如同粉末不能拾捡。父亲变得静下来了。偶尔打闹一阵他就会扫兴的说:“爸爸过去躺一会了,你们悄点儿唔!”他总是能为做一些静下来的事情找我们无法反驳的理由。

  父亲经常染发,经常染。他的头发总是黑色的,总是。看起来更精神,更年轻。可谁知道他的内心深处,深得连他自己都不敢探访的地方,有一个衰微的声音,在呻吟着:“我老了,我老了!”现在,那黑漆般的伪装也无法遮掩父亲的头发。那闪着白光的颜色,想着法儿的往出冒!

  他也不再细心的梳理那能张现年轻的秀发。父亲的肩上有太多的担子,重的像山的担子竟然没压垮这个步入中年的汉子!那源自于“活泼”的乐观,毋庸置疑的让家里人放了一下心,松了一口气。那转化为力量的艰苦让父亲的意志更加坚定,步伐更加稳重。

  我默不作声的望着父亲,望着那些被岁月打磨掉色彩和光泽的银发。想起了这些,顿时觉得父亲像一座山,一座屹立不倒的高山。而那银发,就是山上的雪松傲然耸立!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dywk.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