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东莞绿化工

  刘长虹

  在人们印象中,绿化工通常都是些年纪大、没文化,进不了工厂的老太婆、老太公。但我要告诉你的是,绿化工中也有年轻的,比如我。的确,自XX年来莞打工,到如今九年时间,我一直都是做着城市绿化工作。从最初自卑到现在自信,一路走来,前行的每一步,都见证着我的青春与梦想。

  坦白地说,当初我来莞做绿化工,实属无奈之举。当时,刚刚开始流行第二代身份证,很多公司只有持有第二代身份证才能进去。而我,只有一代身份证,为此找便了大半个东莞,也没一家公司肯定收留我。后来接近弹尽粮绝的时候,才在东莞虎门一个园林谋了一份做绿化工的工作。

  这个园林由三十多个人管着,除了我,都是比我父母年纪还大,操着各地口音的老人。面对这些人,天生活波开朗的我,竟也变得寡言少语了起来。其实,不是我不想说话,而是跟老人们根本就没有共同的语言。所以,我工作安顿妥当的第二天,就去照相馆给老家派出所发了传真材料,叫父母赶快办好二代身份证邮寄过来,好让自己早日摆脱绿化工作,进厂做事。

  老家派出所办事效率不高,办理个二代身份需要三个月时间。那三个月是我人生中最难熬的时刻,夸张点说,就是度日如年。在家时,我的父母也没指点过我什么,如今每天在老人们的指手画脚下,护理树木,修剪草坪,真是气死人了。更让人难堪的是,每天一到下班的时候,看到公司里上班的那些年轻男女孩,一个个有说有笑地在我身边走过时,我这个年轻绿化工,害臊的巴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自己也像他们一样年轻,如果有二代身份证的话,我也就可以和他们一样去公司里追寻梦想,甚至爱情,怎么会沦落到做绿化工,跟老爷爷、老奶奶们抢饭吃的份儿上呢?于是,我天天盼望我二代身份证早日办好。办好的那天,也就是结束绿化工生活的那天。

  三个月时间终于熬过去了。有一天,母亲打来电话说,二代身份证已办好,马上邮寄给我。当时,我的那个高兴劲儿啊,就甭提了。兴奋过后,我马上找头儿要求辞职。主管姓王,是个五十多岁的老伯,他对人和蔼可亲,或许对我的辞职,他早有所料,于是笑了笑说:“小伙子啊!身份证办好了吧!恭喜你!不过,我们公司过几天还有个观音山森林公园的旅游活动,你在公司做了三个月,可以享受这个福利,你想参加吗?要参加的话,旅游完了,再辞职也不晚啊!”对被有“南天圣地、百粤秘境”美誉的东莞观音山森林公园,我是早有耳闻,有机会游览当然不容错过。后来正是通过这次旅游,我竟我爱上绿化工职业,打消了辞职的念头。

  众人所周知,观音山已辟公园为面积为18平方公里的公园,森林覆盖率达99%以上,是集生态观光、娱乐健身和宗教文化为一体的国家级4a旅游景区。这里自然是森林的海洋,大多数游客在观光之余,都拿手机、数码相机,边走边拍照。我身边一个说蹩腔中国话的老外,更是臭美,不仅要拍摄风景,还要把自己也要拍摄在镜头里。于是,一路同行,我便成了他的临时摄影师,沿途都是我帮他拍照的。每拍摄一张,他都会用蹩腔的中文说:“ok!美呆了!中国的绿化工真是太伟大了!”“绿化工很伟大吗?”我冷笑着反问道。老外指着眼前一片丛林说:“yes!真是太伟大了。”我顺着老外手指的方向望去,一片绿色的海洋,映入眼帘,真是让人美不胜收……此刻,我瞬间觉得自己并卑微,绿化工也是伟大的,东莞没有绿化工,就没有这么美丽的丛林,更不会呼吸到这么新鲜的空气!连老外都都称赞绿化是伟大的,我还有什么理由轻视自己的职业呢?

  那次旅游回来,当主管把辞职书拿到我面前时,我不仅没接,还说了一番慷慨激昂的话:“我要做绿化工,我要让东莞的环境更美,空气更新鲜!”主管听了我的话,一阵哈哈大笑。后来在工作中,我才了解到,主管已做东莞绿化工作三十年了,当年他也和我一样年轻。我问他为何当年这么年轻就做绿化工,他笑笑说:“你现在也不是个年轻绿化工?”之后,又补充说:“绿化工需要年轻,现在年轻人都普遍认为绿化工是卑微的工作,只有上了年纪、没文化、没技能的老人才愿意做,结果绿化工作总是做不好。因为,只有年轻人加入这个行业,才能给这个行业注入新的力量。”

  主管说的在理,做久了,我才知道,绿化工也不是那么好做的,里面学问大着呢!原来,绿化工要考证,分等级分职称的,而有了相应文化水平才能考取职称,看来我的书没白读。后来在主管的帮助下,我参加专业培训,几年后,真的考取了绿化高级资格证。

  现在我还在东莞做绿化工作,但已由原来的工人晋升成了绿化主管。谁说年轻人做绿化工丢眼,没前途,我现在不也房子有了,车子有了,娘子、孩子也有了。每天早上起来,吸收着东莞清新的空气,看到着东莞这座绿城一天比一天幸福和美,心里总是说不出的激动和自豪。因为,东莞的美离不开绿化工,正如当年在观音山碰到的那个老外说的,东莞绿化工是伟大的。

  最后,我愿用这样一句话结束这个小文:我是东莞绿化工,我不自卑我自豪,美丽东莞需要我!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dywk.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