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期遇上更年期

  “点点霞色安静地泊靠在远山上,日头像一只倦鸟,缓缓西移。黄昏薄薄地落着,夜色正悄悄降临。淡淡的栀子花香弥散,直直地沁入她的鼻中,被她狠狠呼出,归家的她固执地排斥这无所不在的味道…”

  女孩出神地望着这篇文章,把数学试题压在了书下。哗,一双大手出现,迅速地扯过书,走了。面对刺耳的关门声,她倔强地仰了仰头,铺开那张数学卷,奋笔疾书。窗外的天色早已暗下来,却没有任何星光的点缀,墨玉一般的黑中,有两朵光晕,是依旧看书的女儿和辗转难眠的妈妈。

  女孩在爱的围城中选择伪装成一个刺猬,自以为是地蜷缩在自己的世界,对鲜血淋淋的伤害摆出漠然的态度,而妈妈固执地想要冲进去,带着一颗敏感,急躁的心,不成熟的青春期与麻烦的更年期,碰撞升级…

  “说,谁送的!”一条精心包好的米色长裙被妈妈摔在茶几上,“不要随便说谎蒙我,我已经看过你的信了,直接说实话!”女孩直直地瞪着母亲,脸上满是不屑,然后转身朝卧室走去,扔下一句“我的事不用你管。”妈妈一把揪住她,狠狠地说,“你记住,你玩不起!”当着女孩的面,“哧—”布料被撕裂的声音响起,那条漂亮的裙子变成了一根根布条。”你凭什么这么做,我恨你。”女孩哭着跑进卧室,同样泪眼的母亲站了好一会,终于直直地坐倒在了沙发上,脸上的疲惫与憔悴一览无余。散落的裙子碎片狼狈地铺了一地。这一夜,依旧是星光暗淡,只有吞噬人的无边黑暗。女孩不解,为什么总是要怀疑我呢?妈妈亦不解,为什么总是理解不了我的心呢?

  第二天一早,女孩肿着眼睛出了房门,碰到了顶着眼袋的妈妈。母女俩避开了彼此的视线,不愿意提起昨晚的尴尬。早餐在一片沉闷中结束。母亲很想为昨天的冲动道歉,可又为女儿的不坦白感到气愤,孩子气般地不发一语。女儿也很想为昨天的事解释,可一看到母亲冷冷的脸,便更加下定决心抗争到底。不约而同的,两人一起偷偷瞄了对方一眼,又急忙错开,各自平静地面庞下,暗流汹涌。小鸟儿叽叽喳喳的在窗外看着,议论地正欢,为什么她们不敞开心扉聊一聊呢?

  放了学晃到家门口,女孩掂着钥匙,犹豫着要不要躲一会再回去,她讨厌那种窒息的感觉,更讨厌有点神经质母亲的又一轮盘问。踌躇了半晌,她决定进去,因为她并不希望母亲的脸上多出皱纹,头上新生白发。一开门,母亲已站在她的面前,更令她惊奇的是,妈妈竟然穿着那条被撕烂后缝好的裙子。“怎么样,好看吗?”女孩眨了眨眼睛:“拜托,你都长胖了,根本就不适合。”说完背对着妈妈笑了。“当然啦,本来就是给你的,你试试。”说着妈妈便搭她的肩进了卧室。看着笑脸嫣然的女儿,妈妈心里很庆幸,庆幸在猫眼里看到女儿踱步的时侯,没有粗暴地一把把她拉进来,几秒的等待换回的是冰释前嫌。

  “老妈,我陪你去买件衣服好不好?”“恩,正有此意!”妈妈幸福地想:挽着女儿的手感觉好极了。

  推开乳白的雾,初升的朝阳在黑夜的孕育后渐渐把世界点亮。当青春期遇上更年期,她们的天空就像维也纳的四月,只有被雨水洗濯后,才会澄澈清爽。

  南京一中高一:程诚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dywk.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