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抹记忆

  南京 曹清晏

  梦里,过山车的刺激依旧在,精灵山谷的寂静仍是记忆中的主题背景,恐龙半岛的惊险依旧让我沉浸其中,西部的古典仍浮现于眼前。

  第一抹记忆?刺激

  “哇唬……”坐在过山车上的我不禁惊呼起来,过山车急速俯冲而下,带给我身体上快感,刺激而又突然的放松,是一种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感受;风儿呼啸而过,穿透身体,心情似乎也放松了许多,往日沉积已久的不快,忧郁,痛苦也都全然无矣。陡然而上,陡然而下,巡回于山峦之间,加一些刺激的惊叫声,这当然在方特留下的是第一抹刺激的记忆。

  第二抹记忆?寂静

  下了维苏威火山的矿车,接着,我们就来到了精灵山谷。一片幽静的地方,巨石,有的睡着,有的站着,形态各异,错落有致,一根巨木横放着,架起两端的风景,粗而短的竹子连在一起,成了一道栅栏,进入山谷中,除了有游客聊天的声响,其余就是寂静。洞里有一些独特的仿古文化遗址:刻在石柱上的奇怪的图腾无声地沉淀着古民族的精神追求,有些是小鸟,有些是人脸,还有些是太阳……洞中间的陈旧打磨机,搅拌机静静地呆在那里似乎在诉说昔日的辉煌……默默地观察,默默地品味,心灵被一次次地撞击着。

  第三抹记忆?惊险

  一辆满载人的斜插直入恐龙半岛,一眼望去,似乎是破窗而入,楼上两只巨大的恐龙争斗着,好像在互相争抢食物。视角向右移,一只恐龙的头在窗外来回摇摆着,好像在是在瞧望着楼下那可口的食物,我不禁浑身直起鸡皮疙瘩。进入恐龙半岛,恐龙蛋基因控制器直立中央,两旁关着凶猛的恐龙。径直走入,我们上了逃离车,车子驶入固定轨道,一幅幅动画不停地播放着,耳边不时还响起恐龙的咆哮,这近乎逼真的怒吼还真让我吓得半死。

  第四抹记忆?古典

  转眼一看,表上那硕大的12:30好像是瞪大了眼睛瞧着我们,催促我们快点吃饭。我们草草的解决了午饭后,就来到了西部小镇。宽阔的道路,两旁用木条钉起来的房屋让我想起了几年前看的《正午》,那上面的小镇与此布置几乎一致。镇口一辆装载着满箱啤酒的马车前面树立了一个用木头制作的一个牌子,上面写着:阿戴尔小镇。转弯处一座邮局矗立着,用白漆粉刷着的“post office”鲜明的粘在木条上,上方还挂着一煤油灯。小镇内部,一座只有四壁的房屋矗立着,粉漆也都掉了些许,黄砖也都露出了一些,不知是哪家的房子,转角处还放了几个木箱,也许是一个木工的家,斜靠在外墙的门板上挂着些工具。连接两座房屋的栅栏前堆积着一些稻草和木桶,许是马的饲料,我也不知。总之这仿真的西部让我了解了不少美国西部的一些风格特点。

  阵阵微风拂过,我仿佛如在梦中,迷迷糊糊不愿醒来,但那些画面却在脑中非常清晰。

  哦,忘不掉的方特之旅。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dywk.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